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世界语学习论坛世界语运动讨论区中国世运问题讨论 Diskutado pri Ĉina E-Movado → 情系秦淮河

您是本帖的第 1795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情系秦淮河
mandio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2545
积分:22759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8月17日
楼主
 用支付宝给mandio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mandio

发贴心情
情系秦淮河
情系秦淮河
石成泰

少时读书,就在语文课本里读过俞平伯先生那优美的散文《浆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和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美丽的秦淮河和江南水乡的景致,给了我无限的遐思。一转眼五十多年过去了,我还没有能够亲身领略一下秦淮河的风采,觉得是生平一大憾事。
2009年第八届中国世界语大会在南京召开的消息传来,我就喜上心头,报名参加。由于江苏世协副会长王崇芳的介绍,大会组委会的王彬博士,打电话来同我联系,事先为我安排接待和住宿等麻烦事,我就预定了火车票。大会报到日是十二月三号,我乘坐的火车要走三十多个小时,一号晚上,我就动身了。
彻夜不眠的接待
王彬先生我本不相识,崇芳兄介绍说,他在南京大学读博士,主攻科目是哲学,特别钟情于佛学的研究。近年接触到世界语,就对世界语的内在理想“人类大同”的追求产生了极大地热情,开始学习世界语。这次大会的组织筹备工作,受江苏世协会长崔建华教授的委托,主要由他来承担。
我所乘坐的1344次列车,三号凌晨一点四十四分到南京。我没有去过南京,下车后又不能直接去报到地点,如何度过早晨这段时光呢,颇费思量。王彬在接到我报名的电子邮件后,马上打来电话,说为了安全起见,他到车站来接我,真令我感动,我也就放心了。
列车晚点两个多小时,凌晨四点到达南京站,王彬已经在出站口等候了。同他一起来接站的,还有先到的北京韦山和李铮。来自陕西的妙惠法师,稍后也乘车到达(他所乘坐的列车也晚点了),我们就一起乘的士到了西苑宾馆。
我这是初识王彬,高大的身材,文质彬彬的举止,给我留下良好的印象。我知道他彻夜未眠,深感抱歉。从韦山的谈话中得知,由于人手不够,王彬肩上的接待担子很重,已经三夜没有好好睡觉了。这使我联想起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在世界语运动中的体验,大家热火朝天地搞世运,每次世界语者的集会,都有一些这样的“好世之徒”,通宵达旦地为会议工作。这样的感人事迹,近来已经不多见了,但我在王彬博士和江苏同志的身上,又看到了我国世运优良传统的展现,心头为之一振!
稍事休息后,我到餐厅吃早餐,又看到他那高大的身影。我劝他抓紧报到开始前的时间少睡一会儿,他一笑了之。这一天,他一直出现在参会同志之间,忙于接待。
晚上的“相识晚会”永远是世界语者集会的重头戏,王彬静静地站在会场门口。晚会结束后,召开老世界语者座谈会,由谭秀珠同志主持,也是王彬赶来安排会场。这个座谈会开得很热烈,大家对我国世运现状做了倾心的交流,认为“世界语者就应该使用世界语”的提法没错,但也要考虑我们的现实。许多同志平时没有语言“听说”实践的条件,单纯就听说来衡量是否是“真”世界语者的界定未免苛求。
座谈结束后,他又来到我和崇芳兄住宿的房间,因为崇芳兄下午才报到,他特地来看望并同我们倾心交谈,话题广泛,畅所欲言。
安排紧凑的大会
第八届全国世界语大会4日上午在江苏省南京市南京大学召开。本届大会主题为“提高世界语教学和应用水平,为构建和谐世界服务”。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会长陈昊苏在开幕式上表示,中国的世界语者应该努力工作,在整个世界语运动中创造更大的影响,其中包括扩大世界语者的队伍、增强中国文化与世界语的交流,出版更多的世界语文献,设计更多有文化色彩的世界语活动,吸引国内外更多的目光。希望我们共同努力,为中国的世界语运动创造新繁荣。
中国外文局常务副局长、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副会长郭晓勇讲话说,在构建和谐世界的今天,世界语越来越显示出其独特的作用。世界语教学和人才培养是确保世界语可持续性发展的保证。李红杰宣读了全国世协对各优秀世界语组织和个人的表彰决定。全国世协副秘书长王瑞祥作了《2007-2009年度工作报告》。
会议期间颁发了2007-2009年度优秀世界语组织和个人奖,国际友谊贡献奖。
下午举行的有世界语教学现状调查暨发展战略研讨会、世界语商贸活动研讨会、世界语医学研讨会、第六届亚洲世界语大会推介会及中国报道读者座谈会、国际广播电台世界语部听众座谈会、铁路员工世界语协会座谈会和《汉语世界语大辞典》研讨会等活动。
12月5日上午,第八届全国世界语大会在南京大学举行了闭幕式。
闭幕式上,各分会场负责人介绍了世界语教学、商贸、医学、铁路员工协会及《全国世协2007-2009年工作报告》讨论情况并宣布了全国世界语协会新一届理事、名誉理事、常务理事和领导成员名单。主持人宣读后,让大家鼓掌通过。
大会在《希望歌》的歌声中圆满结束。
王崇芳先生编辑的、由民间出版的《汉语世界语大辞典》研讨会原定由江苏世协刘鸿元主持,他临时有事,就由我来主持。闭幕式上其他研讨会的主持人都在大会作了讨论情况汇报,但没安排这个研讨会汇报,这里我要多说几句。有40人出席《大辞典》研讨会,大家在发言中充分肯定了王崇芳的辛勤劳作成果,认为这是一部学术价值很高的词典,并以极大热情关注他正在独立编辑的《世界语汉语词典》的工作进展。王崇芳为世运默默奉献一生的感人事迹,他的崇高的精神境界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由于几个研讨会同时召开,没有能出席的同志,散会后还来索取研讨会的资料。
夜访秦淮河
早在来南京之前,我在网上读到,“六朝金粉地”的金陵古城,似乎已被现代化的高耸楼群吞没了,我不禁唏嘘。林力源给我发电子邮件说,为了开发旅游资源,其实秦淮河一带近年来建设得很好,古建筑物也得到保护。我首先想看的就是夫子庙了。
开幕式当天的晚上,组委会没有安排其他活动,就是让大家到夫子庙一带游玩,领略一下秦淮河的夜色。我、崇芳兄和北京的张世红与林力源、郑洪珍还有紧跟力源的广东黄夫人结伴,到了夫子庙。先在街区散步,然后在一家饭店品尝南京的风味小吃。走出饭店,漫步来到秦淮河畔,在熙攘的人群中穿梭,很快就看到秦淮河了。
当晚没有月色,但秦淮河两岸灯光灿烂,成串的红灯笼高悬,河对面的雕龙画壁极为壮观,我们在河边留影。河里面有画舫游曳,大约还是当年的风格,只是灯影依旧,浆声却被游客的喧嚣声淹没了。打听了一下,坐上画舫一游,要每位八十元,我们也就作罢。登上来燕桥,再次领略秦淮夜色,不免神驰遐想,进入唐人杜牧“烟笼寒水月笼纱,夜泊秦淮近酒家”的意境之中。
兴犹未尽,我们信步来到明末清初“秦淮八绝”之一的李香君的故居“媚香楼”,这里现在辟为“李香君故居陈列馆”。我们买票造访,故居还尽可能保持当年的格局,客厅里李小姐的古琴仍然放在几案上,只是难以再听到那绕梁三日不绝的琴音了。其中的一间客厅,是当年复社文人相聚议论天下大事的地方,现已图空四壁。从穿堂走到后门,就见到秦淮河了,当年的达官显贵和文人雅士来媚香楼,大多乘船在这里进入。
李香君虽然是青楼女子,但深明大义,具有高尚的民族气节,深受后人敬仰。清代著名文学家孔尚任以她和复社文人侯朝宗的恋爱故事创作出不朽的名篇《桃花扇》,数百年来感动着无数的读者。我们造访媚香楼,确有缅怀这位不同反响的女子的深意在焉。想到后来侯朝宗竟然出仕清廷,更感到香君气节的可贵,真是红颜让须眉汗颜啊!也可体会陈寅恪先生在文革前那风雨欲来的日子里,“著书只为颂红颜”的苦衷。
走出媚香楼,等在外面的黄夫人对着我们大声说:“这就是一个妓院,你们三个老头子在里面有什么好看!”真是焚琴煮鹤,大煞风景。
“新雨”旧交话友情
我和许多同志一样,出席会议的主要目的应是会见老朋友,结识新朋友。这次会议就意外地见到了第二届全国世界语大会的组织者魏建华,这几年已很少见到他在世界语者会议上露面,见面当然少不了话旧,我向他打听秦皇岛海军基地张政委的近况,他说张政委本来打算出席这次大会,因为有事,时间错不开而作罢。
报到的当天中午,见到在广州会议相识的南京世界语者庄企雄先生,他热情地给我们当向导,引领我和辽宁世界语者刘正坤、母春蕾去夫子庙,在一家风味饭店品尝南京美食。我们谈到他在大会分发的一本文集中的文章,也谈到他近来用中国词牌创作的诗歌。他也接受了我赠送给他的新印的一本诗集,相约今后用电子邮件交换创作心得。
最令人兴奋地是结识了北京来的张世红女士,她是一位“海归”学人,早就听说王崇芳身居陋室,十四年致力于《汉世大辞典》的编写工作,很想一堵崇芳兄的风采。她出席了四号下午的《汉世大辞典》研讨会,在会上作了热情洋溢的发言,表示要学习崇芳先生治学严谨、艰苦卓绝的精神,也热切地关注崇芳的另一部《世汉词典》编著的进展情况。会后她就和我们一同去游览秦淮河,共进晚餐。一路上,她与崇芳形影不离,交谈声和欢快的笑声不绝于耳;崇芳也为遇到了真正的知音而兴奋,我称她是崇芳的“粉丝”,他们都面露微笑表示认可。
2007年我在广州参与七大的筹备工作,编辑《世界语和我》一书,收入了徐啸柟(小小)的一篇用世界语写的文章,流畅的文笔和真挚的情感留给我深刻的印象。后来见到崇芳兄,得知她的一些情况,但那时她到波兰去进修世界语了,没有见面交谈的可能,深感遗憾。
这次小小也出席了全国八大,而且还有她的法国夫婿,小小伉俪也出席了老世界语者座谈会,为大家斟茶倒水。她举止大方,热情活泼,一口流利的世界语,给老同志们极大的鼓舞——谁说中国世界语运动后继无人!她是现代青年,衣着时尚,却皈依佛教,怀有普济众生的愿望。学了世界语,要用这个工具去传播佛学真谛,真是学以致用。
会上还见到了来自黄石的徐风声和郑建平,当年认识他们的时候,他们还是小青年,现在都已事业有成,令我感到欣慰。听他们说,正在准备为争取在湖北召开一次“国际世界语研讨会”(IEK)做筹备工作,而且充满信心,使我心头一热。当年在黄石撒播的世界语种子,如今已经开花结果了。
还有令我喜出望外的是见到了妙惠法师。我早就听祝学礼同志介绍过他,也读过他油印的世界语作品,我编辑小刊《三色堇》的时候,还收到过他的稿件,后来断了音讯。原来他皈依佛门,普度众生去了。但他绿心仍旧,还在使用、宣传世界语,他用世界语翻译的佛经故事已经出版,这次大会与大家见面了。遗憾的是,这次会议期间,我们没有找到时间促膝长谈,但他在老世界语者座谈会上的发言,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闭幕式当天下午,组委会安排半日游。我们拜谒了孙中山先生的陵墓。看到中山先生手书“天下为公”的题词,真是感慨万千!我们的祖国正在日新月异的前进,社会生活发生了极大地变化,祖国强盛,民族振兴,希望在人间!世界语运动的希望是同祖国的命运紧密相连的。
镇江访古
我来南京之前,就有到镇江看望崇芳兄装修后新居的打算,于是就请王彬为我预订六号的返程车票。闭幕式当天晚上,我同崇芳、力源、小郑和黄夫人一同乘“和谐号”动车到镇江。一下火车,就见到镇江的变化很大,已非我二十六年前造访时的模样了。
住进史雪琴早就用电话为我们预订的宾馆,由于疲劳,很快入睡了。
第二天一早,崇芳夫人范老师在一家老字号饭馆安排我们吃早餐,那蟹黄包子真是名不虚传,令人喜爱。
上午我们去游览金山。我这个京剧爱好者对《白蛇传》的故事可说是耳熟能详,于是就兴致勃勃地去找法海洞。登上金山远眺,看到长江已经远去。二十六年前我来的时候,长江还围绕着金山,崇芳说我上次见到的长江涨潮、落潮的壮观现在也没有了,真是沧海变桑田!只是金山寺的宝塔依旧,向人们讲述着美丽的白娘子哀婉的故事。
从金山下来,我们在路边的小吃店午餐,每人一碗“锅盖面”,素菜面才三元一碗,荤菜面也仅仅卖八元,可见这里纯朴的古风犹存。
下午我们就去游览北固山。南宋诗人辛弃疾的词“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使北固山成为历代令人向往的地方。京剧《龙凤呈祥》所演的刘备招亲故事,就发生在北固山上的甘露寺。二十六年前,我见到的甘露寺还是灰头土脸,北固山下是一家船厂,占据了北固山一大半土地。现在船厂已经搬迁了,这里就成了旅游胜地。
离开北固山,我们又到了焦山。焦山还在长江之中,游人可乘船,或乘缆车登山,我们是乘船。爬上一级级石阶,终于到达山顶,极目远眺,万里长江蜿蜒东流,真是美不胜收!这里留有乾隆皇帝下江南时的遗迹,当然也少不了“御笔”的墨迹。古城镇江可说是到处都有文化遗产,文化传统的熏陶使得这里还保留着纯朴的民风,就是现代化的开发步伐,也较别的地方稳健——但愿能多给后代留下历史存照。
下山后正巧看到硕大的殷红落日映照着江面,赶紧拍照。
晚餐由史雪琴伉俪在一家酒楼宴请我们,席间充满欢声笑语。她的法国夫婿用世界语同我们交谈,时时表露出对中华文化的喜爱。我们祝愿史雪琴夫妇幸福美满,祝愿各国世界语同志友好相处!
到了我该离开的时候了。因为我预订六号晚上从南京出发的返程车票,就提前告别新结识的这位法国朋友和崇芳夫妇,登上晚七点多的动车,返回南京火车站。在南京站的候车室里,意外地见到天津的老韩(祖武)和小韩(大强),原来我们乘坐同一列车,这就使得我在旅途中继续享受绿色友谊的温暖。
不算尾声
经过三十三个小时,我从到处还是绿色的江南,返回了冰天雪地的黑龙江。但那在南京会议感受的友情氛围,还使我处于兴奋之中,于是就写下这篇纪行之文。
再见,秦淮河!再见,南京!
再见,我的绿色世界的朋友们,无论是“新雨”还是旧识!
2009-12-10, 大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9-12-12 23:41:18

 1   1   1/1页      1    
网上贸易 创造奇迹! 阿里巴巴 Alibaba
Copyright ©2006 - 2018 Elerno.Cn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页面执行时间 0.29688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