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 研究世界语运动方面的文章,长短不论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世界语学习论坛世界语运动讨论区世界语文论 Eseoj pri Esperanto → 谩骂未必有理 

您是本帖的第 794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谩骂未必有理 
mandio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2545
积分:22759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8月17日
楼主
 用支付宝给mandio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mandio

发贴心情
谩骂未必有理 
谩骂未必有理 
侯志平
最近从《绿网》上看到LaDuaSxtipoTraLaMond发的一个帖子,他认为:如果不懂世界语却要领导世界语,就是流氓!拥护流氓的算是无赖!看来这位“先生”世界语一定是棒棒的,可以算是世界语者中的精英了!这个网名LaDuaSxtipoTraLaMond是不是隐喻这位先生”棒打天下无敌手”呢,所以才敢掷地有声地抡ŜTIPO (木棒)呐喊了!但是稍微懂一点礼貌的人都知道,不讲事实和理由,无端谩骂别人是流氓、无赖的人似乎也太缺乏教养,不仅坏了自己的名声,还得了从小缺乏家教的恶名!
姑且不说他下的结论对不对,即使真理掌握在他手里,也要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他的帖子虽然只有一句话,但他骂人之狠毒,令人不齿! 古语说:“好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流氓”、”无赖”伤了多少同情世界语、想为世界语做点事的同志的心!
即将进入耄耋之年的我,万万没有想到在人生进入暮年的时候,别人竟会送我一顶“无赖”的帽子,恍若“文革”再现,虽然我知道他不是针对我说的。
我从1963年调入《中国报道》杂志社工作至今,几十年来我支持过一些非世界语者如张中流、吴恂南、李红杰、陈实、赵珺、陈昊苏、郭晓勇担任过《中国报道》杂志社和全国世协的领导,所以当然被这位先生的大棒打入“无赖”之列,不过经过“文革”残酷斗争“洗礼”的我,无论“臭老九”也好,还是反革命分子“5·16”也罢,从来就没有被吓倒过!因为我坚信“时间是最好的、最公正的法官”,不是某些人信口雌黄就能一锤定音的!
下面就请这位“先生”好好听听我这位“无赖”给你讲讲道理,也请你以真实姓名与我开展辩论,如果你愿意的话,因为在阴沟里耍大棒,放冷剑不是正人君子,尽管你有权利使用网名。
一.从理论上讲,世界语虽然是一种中立的人造语言,它同所有民族语一样不具有阶级性。世界语属于全世界各族人民,任何组织和个人都可以用它来进行平等的交流,但是它不仅仅是一个纯语文运动,它同民族语不同,世界语还有它的内在理想,它的理想就是通过世界语促进各民族之间相互了解,消除种族偏见、隔阂、猜疑、仇恨,进而实现“人类一家”,达到“世界大同”。正如著名作家茅盾先生所言:“爱世语有其崇高的理想,这就是:为了大众的利益,为了人类之更好的未来,为了‘四海之内皆同胞也’的实现。把爱世语看成一种简易而便于学习的人造文字,那就错了;它的价值岂只工具而已。”因此世界语运动在本质上又是一个进步文化运动,不仅需要世界语者参与,也需要非世界语者支持,得到更多的人的理解和同情,如果他们中间有人来学习世界语,我们的队伍就越来越强大,作为“国际普通话”的理想也才能早日实现。如果因种种原因不能来学习,但同情我们、支持我们,我们也一样欢迎。从这个意义上说,参加的人、支持的人越多,世界语的前途就越有希望、越有保证。没有社会各界的鼎力支助,特别是一些知名人士的理解和支持,世界语就很难推广,至少它的推广速度就会受到影响。世界语运动的性质决定了,要团结更多的非世界语者,团结的人越多、越广泛越好。遗憾的是国内外许多世界语组织,不懂得这个道理,关起门来学习、开会,每届世界语大会讨论了N个大会议题,做出过N个重大的决议,但对各国政府、国际组织不起任何作用,只是“隔空喊话”而已,这就是国际世界语运动的现状!
二.世界语运动的发展还受到社会环境、执政当局政策的影响,如果社会环境是经济繁荣、和平稳定、宽松包容,又有政府的扶持,对世界语运动发展相对有利,世界语的普及、推广就会快一点;如果是贫穷潦倒、战争连年、缺乏自由,执政当局又像希特勒法西斯那样禁止开展世界语活动,世界语运动就会裹足不前,甚至萎缩倒退。这是世界语自诞生以来被证实的历史事实。有幸的是在我国有一大批从事过世界语运动的人,在解放前他们积极用世界语为民族解放、民主自由而斗争,解放后又担任党和国家的领导人或中央各部门的负责人,如姚依林、楚图南、胡乔木、胡绳、柴泽民、王仲方、蒋南翔、沈图、杨蕰玉、荣高棠等人,他们大多数人虽然学过世界语,但是由于忙于革命工作,世界语几乎忘光了,可是从未忘记世界语的理想和宗旨,他们愿意为世界语助一臂之力,有的担任全国世协、世界语之友会的正、副会长或荣誉职务,有的是人大常委、政协委员,他们有140多人第一批加入了世界语之友会,给世界语运动以道义上的支持,曾得到国际世协的赞誉。这些人有的还分布在全国各省,如北京的刘导生,上海的陈沂、罗竹风,内蒙古的杨令德、王铎,湖北的李尔重、密加凡,广东的朱森林、任泊生、杨康华,广西的乔晓光,湖南的史平,福建的汪大铭,云南的朱家璧、方仲伯,安徽的兰干亭,新疆的张重,山东的丁方明等等,他们有的是省委书记、副书记,省长、副省长,政协主席、副主席,都担任过当地世协的名誉会长或顾问,对推动各地世界语运动的发展,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这些都是各地世界语者共知的事实。
还有一大批知名人士,如冰心、茅盾、夏衍、白寿彝、赵朴初、叶圣陶、黄华、范敬宜、杨正泉、艾知生、刘德有等,他们虽然没有学习过世界语,但他们了解世界语、支持世界语。总之正是有上面几种人的大力支持,才有八、九十年代世界语运动的繁荣和今天世界语在社会上的地位。
另有一批人或者受父辈的影响,如陈昊苏,真心地支持世界语,愿意为促进世界语运动的发展尽一份自己的力量。有的则是因工作关系,如李红杰、陈实、赵珺等,奉命被派到世界语专业单位担任社长、总编辑或副总编辑,与世界语结了缘;有的则是全国世协和《中国报道》的上级领导,如赵常谦、郭晓勇等,为了工作的方便,邀请他们担任全国世协正、副会长、常务理事,对于凝聚各部门的共识,协调各方面的力量,共同推进世界语运动的发展,完全是从发展世界语的大局考虑的。
值得强调的是:这些同志担任全协的领导职务非本人要求,而是组织安排的,并按章程,经过常务理事会的研究通过、全国世界语大会批准的。他们担任这些职务没有任何特殊的补贴,只有做好工作的义务。
在这里我还要讲一讲全国世界语协会正、副会长的安排问题。据我所知,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由于是一个全国性的群众性的学术团体,又是一个从事民间友好活动的外事单位,要选择一位既德高望重,又懂世界语的人来担任会长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过去胡愈之、叶籁士、陈原健在时,比较好办,因为他们有的是国家领导人,如胡愈之;有的是部长、副部长级干部,如叶籁士、陈原,他们社会资源广,在政界、文化界、出版界是知名人士,朋友多,影响广泛,同时都是著名世界语活动家、学者,他们担任会长、副会长是众望所归。后任会长谭秀珠人品好、世界语水平高,又能团结人,年富力强,担任会长是最理想的选择,但按章程规定她只能任两届,现在她已过古稀之年,要她再挑这一重担也力不从心,也非她所愿。谁来接任会长就是一个难题。经与外文局反复协商,才提出了邀请陈昊苏担任此职的。要他担任此职,本人同意还不行,还应经过他的上级单位的批准。陈昊苏的父亲陈毅同志一贯支持世界语,他批准全国世协复会和《中国报道》复刊,1967年批准从双月刊改为月刊;他亲自观看全国世协举办的世界语展览,出席全国世界语座谈会,高度肯定世界语工作取得的成绩,亲自拍板为世界语培养人才,以解决后乏人的困局。他亲自批准北京电台举办世界语广播。陈昊苏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积极支持北京世协开展活动,当时他担任北京市的副市长,同意担任北京市世协名誉会长,亲自率领北京代表团出席第71届国际世界语大会,他还兼任中国世界语之友会副会长、北京市老世界语者协会名誉理事长。在担任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期间,尽管自己本职工作很忙,但仍然尽可能抽出时间参加各种世界语的会议,听取全国世协的汇报,并出谋策划,提了许多有益的意见。他到各省参加世界语大会时,向各省、市领导积极地宣传世界语。在出席一部分国际世界语大会期间,也积极与国际世界语协会和各国世界语协会进行交流。他所发挥的作用可以说是世界语者无法取代的。
对副会长的人选,为了便于工作,按照惯例,由全国世协、《中国报道》、国际电台世界语部世界语专业单位各出一名。近几年来与全国世协联系密切的单位,也各安排一位领导人(非世界语者)担任副会长,如北京社会科学联合会党组书记、社科联副主席韩凯。北京社科联从80年代成立以来一贯支持世界语,不仅拨款资助10多种世界语教材、世界语运动研究著作、世界语翻译著作的出版,而且为世协开展学术研究提供资金、场地,还大力支持北京世协协助全国世协办好第71届和第89届国际世界语大会,对全国世运贡献良多。
在本届理事会中还安排了山东枣庄学院党委书记胡小林担任副会长,胡书记对世界语抱有极大的热情,枣庄学院投入大量的资金和人力,与全国世协共同建立了世界面积最大、亚洲唯一的世界语博物馆,受到国内外世界语界的赞誉;为第十次全国世界语大会的举办给予了人力、物力的支持;为王崇芳编撰的《世界语汉语大词典》的出版提供了部分资金,并正在按计划开展世界语的学术研究,也是全国世协不可多得的合作伙伴。
值得强调的是,虽然安排了几位非世界语者担任了领导职务,但领导成员中大部分人还是世界语者,并不影响各项任务的完成,这是根据现实情况作出的最好安排。
三.LaDuaSxtipoTraLaMond先生在他后来的跟帖中还引用了胡适的话说:“什么主义信仰都是招幡大旗,为了招募底层人的幌子。帝皇思想根深蒂固,无法自身解决。民国经过一战二战,接触欧美,完全有条件在二战结束后,向米学习达到现代。中国坏在两件事:一是西安事件,二是苏俄背弃雅尔塔会议在日本投降前几天进入中国。这两件事是苏俄邪恶杰作,中国毁在这两件事上。” LaDuaSxtipoTraLaMond先生虽然没有做任何解释和发挥,但可以看得出他是赞成这些观点的。我想这位先生要表达的潜台词是:如果中国不毁在这两件事情上,共产党早就被消灭了,中国也在国民党的统领下,向米国学习达到了现代化,也就不会出现不懂世界语却要领导世界语的怪事了。但是历史自有自己的轨迹,不是文人墨客能指点江山改变的,他们只能缩卷在大洋彼岸,望洋兴叹了!
这位先生也许还有另一半潜台词没有说出来,向米国学习达到了现代化,世界语运动一定是欣欣向荣,蒸蒸日上了,可惜的是在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等大国,并没有见到这样的繁华的情景!它们的政舍不得拿钱出来办一份像《中国报道》那样的刊物,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那样已经办了50年的世界语广播;它们也舍不得由政府出钱出版像世界语版的《红楼梦》《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那样的民族瑰宝,现在欧盟还不承认世界语作为它们的工作语言,这是为什么?因为美国和英国还不愿意放弃英语给他们带来的方便和好处,还要坚持英语的霸权地位。
反观我们中国,自新中国成立,我国世界语运动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新景象,解放后不久就建立了中国世界语运动史上第一个真正的全国世界语组织,创办了世界语刊物《中国报道》,2001年创办了世界语网络版。代表国家的《中国网》将世界语列为11种工作语言之一;1964年北京电台的世界语广播开播,至今已坚持50年,而且越办越好。改革开放以来不少地方建立了世界语协会,各种函授、面授学校成立,学习世界语的人数以万计;建立了众多知名人士参加的世界语之友会;创办了中国世界语出版社,出版了数百种世界语书籍;每年都由政府资助,派出世界语代表团出席国际世界语大会,还两次拨出专款,在北京召开国际世界语大会。。。。。。这些成绩的取得离不开党和国家的支持,社会各界的理解,知名人士的同情,现在随着中国人民生活的提高,许多世界语者也走出国门参加各种世界语会议和活动,进行各种民间交流。尽管我们现在还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和不足,但是不承认上述事实,眼里只看到“外国的月亮总是比中国的圆”也是不好的。对全国世协有什么意见也可以提,及时提出尖锐的批评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像这位先生拿着手中的“ŜTIPO”,不分青红皂白地乱打一通,是无助于世界语运动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4-12-2 15:21:10

 1   1   1/1页      1    
网上贸易 创造奇迹! 阿里巴巴 Alibaba
Copyright ©2006 - 2018 Elerno.Cn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页面执行时间 0.23633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