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世界语学习论坛世界语学习讨论区胡国柱老师帖子专区 Afiŝejo por Guozhu → 绿星璀璨(5)夹缝之中 rara floro

您是本帖的第 1475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绿星璀璨(5)夹缝之中 rara floro
Guozhu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855
积分:25963
门派:绿色
注册:2006年7月8日
楼主
 用支付宝给Guozhu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Guozhu

发贴心情
绿星璀璨(5)夹缝之中 rara floro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夹缝之中开奇葩
  —湖北省世界语协会第二次年会(黄石会议)始末
张丹忱


“我参加过黄石会议!”
在国内各地遇到过许多不认识的朋友,几乎都自我介绍说:“我参加过八一年的黄石会议!”前几年,扬宗琨只身走在俄罗斯的彼得堡大街上。迎面走近一位黄种人。“我认得你!你是扬老师!”那人突然说。“您怎么认识我?”老扬说。“我参加过黄石会议!”
黄石会议,为长期相互隔绝的中国普通世界语者,首次提供了聚首一堂的机会;黄石会议,是国内当时规模最大的模拟UK大会;它是中国世界语者老百姓的聚会;它是在夹缝中举行的会;它是让中国世界语者体验“什么是Esperantujo?”的会,它是一个空前的会,但它是一个不为世运历史所了解的会。
黄石会议实际上是被取消的会议的善后措施。真正的黄石会议,正式名称是“湖北省世界语协会第二届年会”。它是湖北省世协委托黄石市世协承办,于1981年7月25日至30日在黄石近郊的新下陆举行。
值此黄石市世协及黄石会议二十周年之际,回忆往事,意在保存历史,弥补中国世运历史上人所不知的历史。


Guozhu
Kia laboro, tia valoro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1-11-24 11:56:58
Guozhu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855
积分:25963
门派:绿色
注册:2006年7月8日
2
 用支付宝给Guozhu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Guozhu

发贴心情

乍暖犹寒
湖北省世协成立于1979年5月1日,即中共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改革开放的决议之后的半年。由于长期的思想禁锢,人们的思想“解冻”还相当困难。湖北世协成立后,在全国各地迅速引起连锁反应,各地群众纷纷要求建立世界语组织。这在当时简直是“破天荒的”。可以说,在“拨乱反正”中,湖北省世界语协会的成立和民间社团活动方面,是先锋者之一。
湖北省世协成立大会期间,外地和本地的世界语者,素不相识,但其兄弟姐妹般的情谊,让省第一招待所的员工惊讶不已:他们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看到的,与世界语者之间所见到的,反差何等地巨大!而我们几个“绿色吉珂德”,早已决心:利用一切开会的机会,为散居全国各地被相互隔绝的同志,提供一个聚会的机会,一个畅叙情怀的场所。1980年,省世协的第一届学术会议,也正是实现这个想法的机会。
省世协集体研究决定,1981年第二届世界语年会由黄石世界语协会承办。81年春天起,黄石世协领导同志都在省世协的每月常务理事会上汇报了筹备情况。 我当时是省世协副秘书长,只负责学术工作,没有参加黄石会议地筹备工作。协会的日常工作也不是我负责的范围。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风云突变
正准备轻松地去参加黄石会议时,7月15日副理事长夏帮新找我去省社会科学院,嘱我转告黄石大会武汉中转站的负责人谢峰,请他通知武汉市报名参加黄石会议的同志:“因准备不足和条件不充分,省世协年会延期举行。劝阻人们不要去黄石了。”晚上,在汉口三阳路小学世界语自学辅导时,将此信息转告了谢峰。但在这里突然见到胡国柱,使我感到惊奇。国柱告诉我的,使我更加吃惊:没想到事情远远不止邦新讲的那么简单。据说,黄石会议已惊动省里。邦新已经去过黄石,已与黄石市领导商定了“延期”、“立即函电通知外地,不要来黄石”的处置办法。当地筹备负责人被各自单位派离黄石出差。这情况我此前一点也不知道,不知何故。
“延期举行”的真正含义是取消会议。国柱说黄石世协方面已按照要求,电告各地勿来鄂。但有些远地的报名者和教师,已经在路上或学校已放假而先行出发了,他们已无法通知到。人来了怎么办?他约我次日去见邦新。
16日上午,国柱、徐道荣和我到邦新办公室。国柱说明了来意并指出,为尽量减少省世协在此事上的消极影响,对部分已上路上和通知不到的的与会者,黄石要周到安置。就黄石而言,不负责任的办法就是在车船码头贴一张告示,说会议延期,外地与会者请回去。这倒是简单,但人们对湖北省世协很坏的印象。我接着说:“报名参加者是接湖北世协通知、在单位请假、单位报销(当时的确如此!)。他们一到黄石,就吃闭门羙。他们回去怎么向单位领导交待?怎么报销?单位领导对世界语者、对世界语一定会产生不好地看法,还会引起社会对世界语运动的负面猜测,对刚刚在社会上推广的世界语运动,产生难以想象的消极的后果。要采取善后措施,至少要让这部分人回去后有个体面的交待。”
邦新没有反对,并很快将他与黄市市委、宣传部和市科技协会商定的处理决定概括为六条,作为省世协(81)08号文件,下达给黄石世协遵照执行,并抄送省、市委宣传部、省社联、黄石市委和市科技协会。
这个文件的要求黄石世协抓紧发函电通知报名与会者不要来黄石,并立即通知武汉、九江、上海、南京等中转接待站劝阻与会者不来黄石。除此之外,有两点当时印象特别深:一是“对已到黄石的同志,要热情接待,开学术座谈会”。这样,我们就可以给与会者发会议证明,让人们回去有个体面的交代。这一点正是我们所希望地补救。二是,“…告一段落时,作一个小结总结经验教训,写一个报告…”这一条不言自明地宣示:会后是要算帐的,而且责成省世协将处分结果上报。这很可能是更上一级原来的决定。我心里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国柱说,上面决定会议延期后,黄石市市协的筹备班子已经解散。主要负责人国柱和林力源都离开了黄石。黄石已没人,怎么办?邦新便要我代表省世协立即去黄石处理会议善后事宜。我心想,明文写着这次会后要“秋后算帐”的。我去组织会议,岂不是伸出脑袋接石头吗(省世协成立大会时我已经接了一个石头)?我当然再三推脱。但邦新等同志一再坚持,似乎此事处理非我莫属。我只得硬着头皮接受了。当晚,心里想到外面传言黄石的“严重问题”和会后“总结经验教训”,我就忐忑不安。而我只身一人,去接手烫山芋,不但没给我一分钱的经费,就连路费和食宿也得自掏腰包,这怎么办事啊?办糟了可更不得了!想到这些,感到惶恐。但想到这事对中国世界语运动今后的影响,就顾不得个人了――世界语作为一种崇高的事业,总要有人去语奋斗、去作牺牲啊!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12-1 9:13:46编辑过]

Guozhu
Kia laboro, tia valoro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1-11-24 12:01:07
Guozhu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855
积分:25963
门派:绿色
注册:2006年7月8日
3
 用支付宝给Guozhu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Guozhu

发贴心情

峰回路转
7月17日,天气很热。到达黄石已是下午三点半。按国柱提供的地址,到市三医院找黄石世协的联系人张友新。不巧,他已离开黄石去庐山了。国柱和力源已不在。我又没有第二个联系人地地址,这可不,一下车就傻了眼!提着行李在街上游荡,希望发现任何有关会议的海报之类的线索,找到当地世协的任何人。眼看天色渐渐暗下来,酷热渐退,人也走累了。我带着一身的疲劳和彷徨,在一公共气车站歇脚,一筹莫展。真是天无绝人之路。瞧,前面街上走过了的可不是黄卫立老师吗?此时,她就是我的“救命稻草”!她见我,眼睁睁的就是不敢相信,我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在这个地方,而且… 黄老师非常热情帮忙。马上就把我的到来和任务转告有关同志。我当晚孤单一人下榻于空荡荡的海关山宾馆。
18日,通过黄卫立和陈仕芳把已解散的部分人员找到我处来。我请他们帮忙立即作下面两件事:一、继续抓紧向外发函电阻止未动身的与会者不要来黄石;二、把接待班子重新召回来,做好善后工作。
说也奇怪,昨天我在街上遍寻而一无所获,到次日下午,这些绿色使者却陆续地冒了出来。我的房间突然热闹起来。他们诉苦说:黄石世协受讬承办会议后,花了一年的时间里花了大量精力和费用。会议突然被取消,一切努力化为乌有,思想上想不通。他们说,原筹备班子已解散,原来的工作人员已回单位上班,让他们再次向本单位请假,几乎不可能。但当他们知道处理好善后工作的意义后,便立即投入工作。原来并不是筹备处的工作人员也都自动前来工作。
黄石会议的会址不在黄石市,而是距黄石约20公里的小车站新下陆。这里有个有色金属公司。公司的团委书记解宗锐同志是黄石世协的理事。对外通知会议地点就在这个有色金属公司。善后的座谈会也指定在这里开。
晚上,拜访市委宣传部有关领导。寒暄中,知道他是我校60年代初毕业的校友。寒暄就围绕我们学校的事儿。最后我发现他似乎不愿首先提到开会之事,便主动呈上我带来的文件,同时简要地汇报我的任务。我一提到会议善后事,他便不说话;对我呈上的文件和我的口头汇报,不置一词。但对我的态度始终友好。这增加了我的一点点信心——他毕竟没有说我最担心的“不”字啊!
19日,更多的地方世界语朋友来到我处,我的心情逐渐好起来。这天黄卫立老师组织自己班上的学员,准备接待工作。
20日下午,国柱和道荣从武汉回到黄石。石成泰也同来。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我们都住在海关山宾馆。成泰是一位性格爽朗、非常热心的同志。他不认为自己是千里迢迢前来的客人,而是自告奋勇地帮助我们与已到达的外地同志保持联系。

“到了就走!”
开会的前两天,我们必须到达会议现场――新下陆。21日,我和国柱、道荣来和少数先期到达的与会者到达新下陆。我们请石成泰留在黄石海关山宾馆,充当我们在黄石的联络人。
晚上,公司团委书记解宗锐陪同公司党委陈书记来到我们房间。我汇报了的善后计划后,陈书记说:“请你们体谅我们的困难。会不开了。按地方领导安排,外地来的,只能在党校住一晚,第二天就走。”他反复向我们说明:“作为部属地公司必须与地方搞好关系,不然工作会困难重重…,工作难呐!”临走时,陈书记说:“明天我就出差外地了。就这样办吧!”我们理解陈书记和解书记的处境,没有讨论的余地啊!
省世协7月20日善后座谈会的工作方案(8点方案),主要有两点:1、到了黄石市和新下陆的外地与会者,分别就地座谈后送别。(后来发现,这就是:外地与会者到会,我们和他们就地聊聊,次日将其“送”走。云南个旧几位热心青年到新下陆后,就是这样处理的。我一直感到愧疚);2。对讲师、工程师、助理研究员以上和24日左右到达黄石的,开两天座谈会。6点方案规定在新下陆开。但有色金属公司领导坚持“今天到,明天走”,两天座谈会开不成。
我想,外地同志千里迢迢到了这里,歇一晚就走,不是白来一趟吗?怎么对得起满怀希望而来的同志们啊!下陆这个小站只百十来米的一条街,没有象样的餐馆和旅社等服务行业。外来人只能在公司的党校和小小招待所住宿,别无其他办法安置。这时,《中国报道》杂志侯志平专程来采访大会,在武汉得到会议“延迟”消息,从武汉来长途问,他来还是不来。“我已焦头烂额。别来啦!”我说。
送走陈书记后,我感到事情出乎我想象的严重。晚上久久不能入睡。“下午到,明早走…”,“明天我出差外地了…”这些话不断在耳朵里回响。回想我们来这个简陋的招待所时,就感到有点不同:除了我们入住时,有一人开门外,招待所里竟没见到任何服务员。天气酷热,虽找到了洗澡间,水管里连冷水都没有水。外面吃晚饭回来后,整个招待所漆黑,铁栅门紧闭,叫了好久无人应答。只好翻铁阑珊进去……
22日,我们与石成泰先生有几次电话。石成泰不断告诉我们,各地与会者在源源到达,问我们何时集结来下陆会场。天哪!…


Guozhu
Kia laboro, tia valoro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1-11-24 12:02:40
Guozhu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855
积分:25963
门派:绿色
注册:2006年7月8日
4
 用支付宝给Guozhu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Guozhu

发贴心情

柳暗花明
没想到争取来的座谈会,最后在这里搁浅,而公司里已找不到任何负责人…
两天来,心情一直很不好,日夜琢磨着,与会者大量到来时,怎么办… 心里老是嘀咕:“大队人马一到…,怎么办?”在小店晚饭出来,木木地走在街上。一百多米长的街道,一跨腿就出了镇外。抬眼一望,发现已经来到田野。但见夕阳西下,眼前视野突然开朗:一弯小溪,涓涓溪流,远处山峦逶迤…多好的美景啊!它与我一直悒郁的心情恰成对比。此情此景使我猛地一怔!突然感到有一股力量闪电般地贯穿全身,脑子也突然感到一亮…好像突然有一个声音对我说:“离开这里,跳出困境,去海关山!”这时,身外开阔的美景,突然转成了我心中的闪光。我想,这是柴门霍夫对我们的启示吧?!事实上,移师黄石海关山宾馆,我们的善后工作就不再被捏死在别人手里。我们就能够自主地安排了。这一秒钟突现的灵感,避免了黄石会议(座谈会)的功败垂成的结局。

回师黄石
我和国柱、道荣说商量,一致认为是个好办法。23日早晨,电话询问石成泰,得知海关山宾馆客房大都空着。这是好消息。此前我们已告说石,已到黄石的,暂不要来新下陆。我和国柱、道荣立刻到了黄石,了解到海关山宾馆的确大多数房空着,而且只要交钱,即可入住。这样,移师黄石的计划完全可行。我们立即又返回新下陆,正式告诉解宗锐书记:感谢他的帮助。我们已决定转移去黄石。并以加急电报报告夏邦新。匆忙收拾好行李,匆匆去赶当日最后一班去黄石的火车。
我们老远就看见,列车已靠站,黑压压地人流从车厢涌出来。原来,从全国各地的与会者,绝大多数是取道武汉,集中在这趟车上。“他们要是出了站,就糟了!”几位公司送我们的青年世界语者说着,向车站飞奔而去,一面扬手,一面不断大声喊道:“开会的,别下车!快上车!到黄石去!”一时,站台上的人象凝固了似的,怔住了:“怎么回事啊?”“快回车厢,再说!”当人们随大流又涌回车厢后,一时人声鼎沸的站台,突然寂静下来,好像刚才甚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这时,我们坐在车厢里,全列车里,80%的旅客都是来参加会议的世界语者。到处是熟悉的绿色朋友,到处是“Saluton!”的问候声。此时的我,感到列车的前进声,就像是在唱“希望歌”,又好像整个列车就是世界语的专列。坐在这个专列上,我感到它的力量,感到坐上了奔向光明的列车。
移师黄石海关山,我们的处境和环境便大大改观。我电话向夏邦新(不在)和黄石市委宣传部汇报,后者回话很简单:“按六条办。”尽管如此,风声又紧张起来:经由武汉与会者的,在武汉听到我协会的主要负责人说,黄石的会议不是省世协开的,谁去开会谁自己负责。因此,他们强烈要求我们在开会前作出交待:黄石会议究竟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在作出说明前,拒绝参加会议,。以免参加非法会议而犯政治错误。在这杯弓蛇影的气氛下,国柱告诉我:市武装部来电话…一听武装部找我们,不免紧张起来。国柱便笑着说:“是好消息呢!武装部说,接武汉军区首长电话,有位首长到黄石参加我们的会议,问:是我们派车去车站接,还是他们武装部派车去接?”“工作人员怎么回答了?”我问。“已回答:请武装部派车好了!”我说;“回答得太好了!我们只有两条腿,哪里有车啊?!”这件事到不在于我们派不出汽车,对我来说,这么大的首长竟然会来参加我们的会议,简直难以相信!当时我还不知道他是谁。但凭我的直觉,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一下子全松驰下来:有这样一位大首长坐在我们的会场里,即使不说任何话,谅谁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了!这个会我们开定啦!我第一次露出了笑脸。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右下第一人为王亚朴校长
这位使我有“救星”感的同志,不久就到了黄石。他婉拒武装部请其住部队高级招待所的美意,坚持要与世界语者们同住海关山。当晚我和国柱、道荣、宗琨、力源到海关山他的住处看望他。他是那样地和蔼,对世界语、对我们晚辈们那么关心和体谅,相形之下,更激起我们对他的尊敬。他就是王亚朴同志。我只知道,他是华东师范学院(现华东师大)副院长;是他,延揽了中国世界语诗歌大师徐声越(S.J.Zee)、散文大师潘逖书到华东师大,并从1964年代起,长期开设世界语二外课程。他是参加革命较早的高级干部。解放初,他就已经是福建省负责文化方面的厅长。1988年春,他到我校华中师范大学高校管理干部培训班讲学时,又一次找我去详谈世界语教学的事,表示极大的关心。


Guozhu
Kia laboro, tia valoro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1-11-24 12:07:29
Guozhu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855
积分:25963
门派:绿色
注册:2006年7月8日
5
 用支付宝给Guozhu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Guozhu

发贴心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中国世运空前的盛会
各地世界语者源源涌来,车站、码头24小时有人接站。在黄石广大世界语同志的忘我工作下,一切接待工作,按事先周详的计划有条不混的进行。海关山一时热闹起来。期间有一位西安的世界语者,骑自行车从西安到黄石。武汉市青年世界语者自行车队在胡旭等带领下,经两天跋涉,浩浩荡荡到达会场。24日下午,由座谈会组织者地代表胡国柱在“说清楚”的会上,说明会议筹备经过,并出示有关这次黄石会议的省世协地正式文件。听众或张口结舌,或面面相觑地说:“真难相信,竟有这种事!”误会立即冰释,并对会议表示同情和支持。
24日晚,见面会在宾馆7楼会议室举行(胡国柱主持)。会上闪光灯一齐闪亮,强光映照着济济一堂的中华世界语者。我噙着眼泪,胸膛不住地剧烈起伏。我们多年来梦寐以求的、各地世界语者聚首一堂的幻想,还有李军1964年的长诗中的畅,今天终于在国内范围里实现了。此时此刻坐在大厅的,是来自全国的26个省市的代表(只缺西藏、青海和天津)。我致欢迎词后,各个省、直辖市代表一个接一个站起来自我介绍。我当时回忆了一下:中国世界语历史上有过这么广泛参加者的大会吗?没有!非常令人感动的是,许多代表不仅热情洋溢地致词,而且向大会赠礼和赠送题词,包括华东师院的王亚朴院长。
25日,座谈会正式开幕。上午,各地世界语者介绍本地世界语运动的现状和工作经验(扬宗琨主持)。下午,专题和专业分组会议:青年、科技、教师、刊物、新华函校。昨天起,国柱高烧39度,仍坚持工作并主持会议。
26日上午,学术报告会(张丹忱主持),其中王亚朴校长的《世界语主义和世界语学习》、尤宽仁研究员的《世界语与二十种主要外语对比研究》,引起极大的兴趣。下午文娱联欢会(徐道荣主持)。整个会场非常热烈,充满了世界语者之间的兄弟姐妹之情。最后,由UEA个人会员、中华全国世协会员和1957年以前的世界语者合唱《希望歌》,场景尤为动人。我是含着眼泪唱歌的,因为有这么多的老世界语者站在我身旁。有这么多雄姿英发、才华横溢的青年同志坐满了大厅。另外,我们几个人特别高兴,因为我们刚好是1957年开始成为世界语者的,又是UEA在中国的的少数几个会员之一。但遗憾的是,我还没有资格加入?EL。

世语漫庐山
漆黑的午夜,全体与会者登船。开始了会后三天庐山之游。这时,不知从哪儿来了许多没参加会议的青年世界语者。船上一下子被世界语者塞得满满的,其他旅客都惊奇不解地瞧着这些特别的人们,可他们都说的是什么话啊?这晚,沾王亚朴老的光,与他同住二等仓,畅谈了一晚。
27日凌晨,我们的大队人马到达九江码头,连登山专业车队都不够用,来回运人上山。我们殿后的人马午后才上山。山上到处是世界语者,而各家接待旅馆、疗养院早已住的满满的。此前不久,报纸登出消息:庐山游客爆满,旅客只得露宿牯岭街头,云云。多亏黄石同志老早派人预定床位(此时已谈不上预定房间,因为连通铺都没有了),并且死守各家旅馆,防止床位被别人抢走。即使这样,正规从黄石出发的与会者的人数,就超过预定床位的一倍,这就是说,上山的世界语者,每两个人才有一个床位!我们从中午等到晚上九时才在煤炭招待所找到床位。会议以来,新朋老友越来越高兴,越兴奋,总觉得有讲不完的话。此时国柱、道荣、宗琨和我都安顿下来了,索性与各位谈个通宵吧。先后畅谈的有王亚朴、陈思德、戴立明、孙凯之、石成泰、杨海春,最后是钱宏诚,早已过了午夜。我对他说:我希望你当世界语运动的洛克菲勒(当时新华函校如日中天;大富翁洛克菲勒的基金帮助了全球许多科学家)。说完,不知不觉地蒙蒙睡去。其他同志的确谈到了天明。
28日,这天,满山遍野都是世界语朋友,都可以听到世界语的谈话声、呼唤声。巍巍的庐山都浸泡在世界语的氛围里了。好多青年朋友谈到他奇特的感觉:“庐山到处是世界语,几天来耳朵里一切声音,都好像是世界语,甚至一般游客说的汉语,一时好像也是世界语似的。整个庐山好像成了世界语国度了!”
29日,今日终于得宽余,我与儿子、宗琨与儿子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游山。下午,许多与会者按日程安排,自动聚集在花坪,作最后一次联欢。国柱作最后一次告别词。几天下来,大家都生活在世界语的国度,忘记了短暂幸福后的别离。人们唱着世界语歌曲,依依不舍,逐渐离去。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Guozhu
Kia laboro, tia valoro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1-11-24 12:12:37
Guozhu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855
积分:25963
门派:绿色
注册:2006年7月8日
6
 用支付宝给Guozhu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Guozhu

发贴心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1981年8月3日晨于海观山宾馆大门。自右至左:张丹忱、徐道荣、胡国柱、扬宗琨


“最后离开登刻耳克的四个人” 30日,下庐山。傍晚回到黄石海关山。几天前世界语者热热闹闹的地方,现在人去楼空,一片寂静。我突然感到无限的惆怅。立即开始与我们几位组织者讨论善后工作。这意味着开始进入有点捉摸不定的“总结经验教训”的严峻的现实了。带着无限的惆怅和对未来的担心,我又陷入丝丝的愁绪。
31日至8月2日,继续作会后收场工作和“总结经验教训”的工作。傍晚,福建杨家锬匆匆赶到海关山,此时宾馆已是人去楼空。他老远赶来参加大会,却彻底地扑了空,我们真过意不去,但也只能合影留念而已。越做“结经验教训”工作,越感到前途未卜:日后怎么处理我们呢?此时社会上对作家白桦的批判正火热。我想,过去许多严重的政治运动都不正是这样这般地开始的吗?3日,天刚亮就收拾行李回武汉。在宾馆大门处,回首空荡的宾馆大楼,我心想:现在,慌乱中的千军万马,已十分有组织地、平安地渡度过了英吉利海峡,我们组织这次大撤退的人,也要最后离开这次大撤退的桥头堡登刻耳克(Denkerque)了。将来还能回来吗?留个影纪念吧!回到武汉后,冲洗出来。尽管照片效果不好,但仍然分寄另三位组织“大撤退”的省世协理事:胡国柱、徐道荣、扬宗琨。每张照片后面写着:“最后撤离登刻耳克的四个人”。这就是石成泰先生在纪念扬宗琨文章中提到这件事情的始末。

“总结经验教训”终于来到
等待处理,日子显得很长。不断收到与会朋友的来信。多是谈正面感受的。黄石那边有三两封批评的信,无非是要求退还会议费的(其实我们已妥善处理了)。其中,有一份《起诉书》,其中说黄石的善后座谈会“实际上是…一次可耻的犯罪活动…我们认为黄石世界语协会犯有欺诈罪…”我真没想到,竟有世界语同志这样来给我们“总结经验教训”的。我的等待又多了一重。但后来法院并没有传讯我们。
又过了一段时间,省世协理事会的“总结经验教训”的会终于召开。国柱和道荣均有事请假。会上,一位同志念了一个批判黄石会议错误的发言,对其错误的定性果然与报纸上对白桦的定性完全一致,一条也没有少,但一条也没有多。这位同志现已去世。不能责怪他。在那个社会环境,说不定他也是勉为其难呢?!批判后,再没有任何人发言。大家神情严肃,会议室鸦雀无声。秘书长李军打破僵局,宣布辞职。我不说话,心想:黄石会议是理事会历次会议上作出的决议,白纸黑字。省协的那些决议也没有错。我临危受命,在黄石同志的具体工作下,一个流产的会议,“善后”效果很好。我没有错!我如主动辞职,无异于自己引咎辞职。理事长见秘书长辞职,我却没有跟上,便没头没脑的说:“这次是秘书处改组!”我想,内阁改组,内阁成员必须总辞。既然如此,我便也表示我也辞职。说罢,短时离开会场,让主要负责人商量改组事宜。待我又回到会场后,理事长宣布新的秘书长。没有宣布副秘书长。沉默了很长时间。有人说:“老张还是留任吧。”没人表示赞成,也没人表示反对。不过,这是我参加省协的最后一次会议。以后,我没有接到过省协的任何活动通知。我也不知道这段时间它的任何活动。直到1986年,在省社会科学联合会的帮助下,建立由张天心为理事长的新理事会,省世协终于从此走上康庄之道。

余响
1988年9月10日,应比利时Kortrijk市世界语组织之邀,我在市图书馆做了讲演后,副市长(schepen)Devos Joel 在豪华的、古色古香的市政厅会议室里举行欢迎会(图二)。傍晚在回奥斯坦德车上,偶然翻开地图,找Kortrijk这个城市的位置。天啦!我现在不就在离登刻尔克(Denkerque)东北几十公里的地方吗?81年黄石会议的情景,就像车窗外的景色一样,立刻在我脑海里一幅幅地重现。此时此景的朦胧夜色,与《最后离开登刻尔克的四个人》照片中朦胧的晨曦,可等的相似啊!那时的登刻尔克,对我仅仅是一个“败走麦城”的象征,真正的它,对我来说,无异于像月球那样不可及。而今天我却就在它的身旁,情景与那时如此地相似,但心情却完全不一样。这真的又是柴门霍夫在天之灵的安排吗?不然,怎么会有如此的偶然啊!


Guozhu
Kia laboro, tia valoro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1-11-25 3:28:12
Guozhu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855
积分:25963
门派:绿色
注册:2006年7月8日
7
 用支付宝给Guozhu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Guozhu

发贴心情
943 绿星璀璨(10)黄石三庆 Rimgratuloj 2011-11-29 3:36:49
http://www.elerno.cn/bbs/dispbbs.asp?boardid=10&id=27282
942 绿星璀璨(9)执着的人们 Persistemaj 2011-11-29 3:07:47
http://www.elerno.cn/bbs/dispbbs.asp?boardid=10&id=27281
941 绿星璀璨(8)口语竞赛 Parolada Konkurso 2011-11-27 11:02:35
http://www.elerno.cn/bbs/dispbbs.asp?boardid=10&id=27263
940 绿星璀璨(7)黄石函授 KEK 2011-11-26 4:22:11
http://www.elerno.cn/bbs/dispbbs.asp?boardid=10&id=27224
939 绿星璀璨(6)世纪之旅 Piedira teamo 2011-11-25 11:00:07
http://www.elerno.cn/bbs/dispbbs.asp?boardid=10&id=27222
938 绿星璀璨(5)夹缝之中 rara floro 2011-11-24 11:56:58
http://www.elerno.cn/bbs/dispbbs.asp?boardid=10&id=27202
937 绿星璀璨(4)传奇盛会 1981 eta UK 2011-11-22 5:18:51
http://www.elerno.cn/bbs/dispbbs.asp?boardid=10&id=27135
936 绿星璀璨(3)生日照片 Fotoj 2011-11-21 4:49:08
http://www.elerno.cn/bbs/dispbbs.asp?boardid=10&id=27132
935 绿星璀璨(2)世语国度Esperantujo 2011-11-20 9:16:16
http://www.elerno.cn/bbs/dispbbs.asp?boardid=10&id=27131
934 绿星璀璨(1)黄石世协30jara 2011-11-19 14:38:17
http://www.elerno.cn/bbs/dispbbs.asp?boardid=10&id=27130

Guozhu
Kia laboro, tia valoro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1-11-29 3:51:19
天马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铜牌世界语者
文章:138
积分:1736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0月17日
8
 用支付宝给天马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天马

发贴心情

悲壮!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1-11-30 20:25:25

 8   8   1/1页      1    
网上贸易 创造奇迹! 阿里巴巴 Alibaba
Copyright ©2006 - 2018 Elerno.Cn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页面执行时间 0.28125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