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 学习世界语的经历、体会、回忆等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世界语学习论坛世界语运动讨论区世界语和我 Esperanto kaj mi → 阅读世界语小说的些许感悟与收获 (2)(Amiko·ilin)

您是本帖的第 955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阅读世界语小说的些许感悟与收获 (2)(Amiko·ilin)
amikoilin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钻石牌世界语者
文章:402
积分:3370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14年2月8日
楼主
 用支付宝给amikoilin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amikoilin

发贴心情
阅读世界语小说的些许感悟与收获 (2)(Amiko·ilin)

 2.  《山村》是著名作家叶君健直接用英语写的长篇小说。该书于1947年用英文在伦敦出版,被英国评为“优秀文学作品”,曾得到国外文艺界和读者的高度评价。此后这部小说流行在世界各地,在欧洲大陆就有十四、五种主要文字的译本。在东方,印度和印尼也有译本。英国作家威廉·奥尔德(William Auld)于1984年将其英语版转译为世界语版。

  面对这本264页厚厚的沉甸甸的《山村》,我心里真打怵了。全是世界语,没有一个汉字,不像《枯叶杂记》那样有汉语对照,我还可以参考。书的厚度也远远超过了《枯叶杂记》。我所预感的压力不仅仅是单词量的问题,因为单词可以查词典解决。更让我棘手的还有语法。因为之前我阅读《枯叶杂记》时就领教了语法的难度,尽管有汉语对照,可对世界语的语法的理解还是一知半解的,甚至朦朦胧胧的。更不用说在我稚嫩的年龄里,让我以不成熟的思维去理解和消化语法,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痴心妄想!

  翻开《山村》的第一页。现在书就摆在我的面前,无论是睁着眼睛看,还是眯着眼睛看,页面上的单词,密密麻麻的,黑压压的,犹如一群小蚂蚁在我眼前爬行和跳舞,像是在猖狂地同我叫嚣与挑战,又像是在耻笑与嘲讽我的不自量力与狂妄自大!
  我真的奈何不了它吗?我就不信那个劲!看!看!看!看!进攻它!管它是语法还是单词的,即便是头破血流的,我也甘愿为之付出!

  我开始一本正经地读起来。
 
  映入我眼帘的是《山村》的开头:Kiam la vetero tie estis bela, en la valo ĉiam estis kanto,ĉu frumatene,ĉu posttagmeze. Eĉ tiam,kiam kantis neniu,ŝajnis ke la kanto tie restadis,ne dezirante foriri. ......汉语的意思是:天气好的时候,山冲里总有一支歌在空中飘荡,不管是在早晨还是在下午。甚至在没人唱的时候,歌声仍似乎在那留连,不愿意离去。这一小段现在看起来是如此的容易,可在当时对我来说是何等的艰难啊!当时我甚至搞不懂里面有两个kiam引导的是时间状语从句,tie,en la valo是地点状语,ĉu frumatene,ĉu posttagmeze是时间状语,ne dezirante foriri是分词短语,iri是动词不定式...... 我只对几个单词有印象,谈不上熟悉,那几个单词在课本里见过,如:a,vetero,tie,estis ,bela,en,kanto,ĉu,... ...在有印象的这几个单词里,estis和bela还可以说是最熟悉的了,因为在课本里学过,像estis就更常见了。

  除了上面提到过的我有印象的几个单词之外,其余的单词我只有靠查词典了。一边忙着查词典,一边忙着整理汉语意思,捣鼓了半天,我才悟出一点汉语意思来。以我当时的思维,我是连蒙带猜,笨拙地整理,大概的意思是:“天气美,山谷里总是有歌,清晨吗,下午吗,甚至那时,没人唱,好像歌在那里呆着,不愿意走开。” 我把 ĉu frumatene,ĉu posttagmeze翻译成:“清晨吗,下午吗”,那是因为我当时手里只有一本绿色封皮的世界语汉语小词典,小词典里没有对两个并排的ĉu...ĉu...的释义和例句而只有一个ĉu的解释。

  仅仅几句世界语,我却跟头把式的吭哧了小半天的时间。我是边查词典边翻译。眼,手,脑齐上阵,忙得不可开交,恨不得自己生出三头六臂。

  此时,我才感觉自己太低估《山村》了,有点蛇吞大象瞎逞能了。进攻《山村》虽然没有让我头破血流,但却让我精疲力尽了。先前的一鼓作气势如虎的劲头顷刻间消失殆尽。我真的感觉不是《山村》对手。 我不敢与《山村》较真和抗衡了。我服了,我输了,输得一败涂地!
 
  眼睛滞留在第一页上,我茫然了。气喘吁吁的,思忖了许久许久,不知该怎么办。我再该如何进攻《山村》呢?一筹莫展心余力绌啊!应该从哪儿切入呢?真是狗咬西瓜,无从下口啊!

  看到我为《山村》焦头烂额心力交瘁的样子,正在一旁读《山村》的苏赋停止了阅读,向我投来一瞥目光,那目光里既充满了对我殷切的希望,也饱含着些许对我的讥笑与讽刺,似乎在说:能行吗,老弟?! 就冲他的轻蔑的目光,我也要进攻《山村》,让他瞧瞧:我能行!Mi povas!
 
  总结我刚读过的那几句,我遇到了在读《枯叶杂记》时所遇到的同样问题,那就是语法。如果单词不会,我可以查词典。那么,如果语法不懂,我又该如何整理汉语意思呢?既然读不出汉语意思,又谈何兴趣呢?那么我进攻《山村》的意义何在呢?仅仅是为了治气?还是为了装象?

  我总不可能为了单词和语法的两只“拦路虎”而两头忙吧?!

  于是,我合上《山村》,又拿起魏源枢编的《世界语语法》。不管怎么说,我得通览一遍世界语语法,对语法有个大概的印象,权当是为进攻《山村》而热身。蓄势待发,以运筹帷幄的状态二次进攻《山村 》。

 (未完待续*仅是初稿*亟待修改*敬请斧正)  2012年1月     大连

[此贴子已经被amikoilin于2014-3-23 20:12:41编辑过]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4-3-23 14:41:03

 1   1   1/1页      1    
网上贸易 创造奇迹! 阿里巴巴 Alibaba
Copyright ©2006 - 2018 Elerno.Cn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页面执行时间 0.25000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