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 开创中国诗词的世界语品牌,学习、研究、创作 Ĉinesko 的园地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世界语学习论坛世界语学习讨论区Ĉinesko 创作区 Kreado de ĉinesko → 关于词牌节奏(音步)问题的讨论

您是本帖的第 2805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关于词牌节奏(音步)问题的讨论
Penseo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73
积分:4772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21日
楼主
 用支付宝给Penseo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Penseo

发贴心情
关于词牌节奏(音步)问题的讨论

在《首届世界语中国词牌学术研讨会》上,even在发言中提到词牌节奏的问题,ardo在本论坛中也曾发帖谈到节奏(音步)问题,现将ardo的帖子转贴如下,希望引起对这个问题的讨论:

对于采用什么音步的问题,我认为也不需要有具体的规定,我们的诗人VADANTO曾经写过一本《Invit'al cxinesko》,其中有一首《调笑令》,具体内容如下:

Tigro kagxita

Kagxe,

kagxe,

mugxas gxi sovagxe.

Kor'neniam pigra.

Dignas kapo tigra.

Grati,

grati

por al mont'paradi.

li skribis noton pri tiu Cio:"Tiaoxiaoling(Amuza ario),unu el cxinaj Cioj,fiksiforma poemo konsistanta el ok versoj de 2,2,6,6,6,2,2,6 silaboj,kun rimarangxo aaabbccc.La dua verso ripetas la unuan kaj la sepa la sesan.La sesa verso devas esti son-alterne konsista laux la lastaj du silaboj de la kvina verso,elz.diri-ridi;duraj-rajdu,gxi ne-negxi;mora-arom'.

看了上面引用的例子和附加的注释,作者对《调笑令》这一词牌的写作方法说的十分明了,他采用了trokeo的音步,而且押韵和诗行的长短也全部按汉语词牌的规则来做,似乎十分的和谐。作者一口气写了11首《调笑令》,大概,对于两个音节的诗行,最好是采用扬抑格的音步比较合适。对于《调笑令》,国柱先生有一篇详尽的分析文章,在这里我就不多说了。(见http://web721041.web112.hzfwq.com/dispbbs.asp?boardID=24&ID=1905&page=1

而对于较长的诗行,我们可以根据情况自由采用jambo(抑扬格)或者trokeo(扬抑格)。我们同样用Vadanto的词来作例子,比如《如梦令》,是用Jambo音步的:

Somer-nokte

Rivero,lum'spalir',

okul',stel',lampir',

kaj grila trilo

el sub kariofil'.

Zefir',

zefir',

el tero milda spir'.

再读一首《虞美人》,是采用Trokeo音步的:

Sola vago

Stratoj dormas jam brum',

fridas stela lum'.

Cxie svenas taga pasx',

tamen tondras nur kulara klacx'.

Mornas mi en sola vag'.

Kien mia trak'?

Sub pal-lampoj de fatal',

Ombra mi jen longas kaj jen mal.

音步的采用要根据诗行的长短和音节的数目来确定,不必规定具体的规则。同样,也有在一首诗或一行诗中变换音步的,但是最好可以对称,使诗歌的音律有一定的和谐美,使读者朗诵起来顺畅动听。

当然,我们这里谈的是固定格式的词,不是可以自由发挥的自由体诗,所谓诗者,乃动情之产物,诗意为第一位,如果声型具佳,有华丽的辞藻和悦耳的旋律,自然更加美妙。毛自赋世界语诗采用自由体,不讲求格律,但是具有动人魂魄的气势和震撼心灵的魔力,同样是很好的诗歌。说到底,诗歌不是要求我们用整齐的句子说无谓的废话,或者玩弄文字游戏,最重要的是要有好的诗意。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12-24 21:56:36
Penseo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73
积分:4772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21日
2
 用支付宝给Penseo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Penseo

发贴心情

转贴:作者 sam

读了有关中国词牌入世讨论的几个帖子,觉得中国词牌入世已经初见端倪。一是某个中国词牌一定要有固定的格式(世界语名、行数、每行音节数、韵脚安排),二是要世界语化,即采用世界语诗歌中的音步。
guozhu
在回答ardo提出的疑问时指出,中国词牌的入世一定要有固定格式,节奏以一个诗行为底线(指一个诗行内的音步应当整齐),这是对中国词牌入世的最低要求。ardo 提议既要有固定格式,又要有世界语音步,把中国词牌入世的门槛提高。这种要求是否可行呢?komencantino 在跟帖中提到,中国词牌各行奇偶音节数与世界语诗歌音步发生矛盾,使用世界语固定音步比较困难,认为只有奇数音节的词牌有希望入世的观点。讨论到这里,部分结论基本就出来了:各行为奇数音节数的中国词牌可以实现与世界语音步的完美结合。
带着这个结论,我认真重读了lily的三十首 sopir-al-sudo,我发现多数诗行自然形成 jambo 节奏,部分诗行稍作调整也可以得到 jambo 节奏,但少部分诗行因为韵脚的关系而成了 trokeoamfibrako 的形式,当然需要作出大的调整,如改换韵脚,也可以取得 jambo 节奏。为了印证这个可能性,我用 sopir-al-sudo 试填了一首 Nokta Penso,最初填得的一个形式是

nokta lun'

prujneske brilas

mi kapleve  ĝin spektas

al la hejmlok' sopiras

voĉe suspiras
如果不按音步,这首填词也可以算完成了,但如果按照 jambo 音步的要求,发现几乎每一行都要进行调整,而最后一行因为韵脚的原因无法调整,只能将原意改变或变换韵脚。经过调整,最后终于得到一首 jambo 音步的中国诗:

plenluno

prujneske brilas 

kapleve mi ĝin spektas

mi al hejmlok’ sopiras

vagpenso iras

可见,这两个要求是可以同时满足的。我建议,如果要将 sopir-al-sudo 作为第一首(事实上已经有外国世界语者填了调笑令,而且得到 auld 的好评)“入世”的中国词牌,不妨在说明中加上 “须使用 jambo 音步”一条,使其更臻完美。其它各行为奇数音节数的中国词牌也可以以同样方式进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12-24 22:13:16
Penseo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73
积分:4772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21日
3
 用支付宝给Penseo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Penseo

发贴心情

转贴之前的帖子(Guozhu)

Responde al Ardo

    Guozhu


ardo 2007-3-6 19:30:36 提出了下面的问题(原帖无中文):
nun mi volas scii,ke cxiu cxinesko havas sian regulan ritmon precipe en Esp-poezio,cxu oni sercxas la ritman piedon laux la cxina originalo aux laux la Esp-ta poetiko,sxajne nia s-ro Guozhu povos respondi nin.(我现在想知道的是,每一种cxinesko都有自己的格律规定,特别是应当符合世界语的诗律。那么,我们是应当按中文原文、还是按世界语诗歌的规定来寻找音步呢?也许国柱可以回答。)

国柱把ardo的问题再明确一下,但不知是否ardo的原意:我们在写作cxinesko时,是否要符合中文的平仄(及对仗)规定呢?

国柱认为:只能在实践中发现问题,也只能在实践中解决问题。不能由某一个人说了算。当然,大家坐在一起开Seminario学术研讨会来交换意见是最好的方式。在不能够当面的情况下,先在网上这样交换意见也行。
我个人的体会:用世界语来按汉语词牌填词,不能也不必百分之百地生搬汉语格律的规定。
汉语词谱的规定,细到每一个字的平仄。而我们的《cxinesko词谱》,并不规定每一个音节的轻或重。
世界语诗歌虽然有对于音步的规定,但在写诗时,我的体会:诗行是底线。即每一个诗行,单独来看,要符合而不要违犯世界语诗歌的格律。
汉语中的对仗,在世界语中,目前我们不宜强求。有谁能够做到,可以看成是锦上添花。
汉语诗词中常常有两个三字句连用,往往要求对仗。而我们写“捣练子”(如“深院静,小庭空”)就不要求对仗了。我刚写了一个帖子“pri捣练子”,请参看。
所以,汉语中的忆江南第三四句尽量对仗(如“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也有不那么对仗的(如“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而我们写Sopir-al-Sudo,没有要求必需对仗。这不对仗在汉语里为过,而在cxinesko里不算错。
这样回答不知行不行?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12-24 22:53:00
Penseo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73
积分:4772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21日
4
 用支付宝给Penseo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Penseo

发贴心情

转贴之前的帖子(ardo)

再致国柱老师

  Ardo

很感谢国柱老师的及时回复。

我所问的问题,国柱老师做了详细的回答,当然有些问题应该再进行深入的讨论,甚至要牵扯到一些语言学方面的知识,所以,我的目的只是提出问题,希望大家参与讨论。

国柱老师从汉语诗歌和世界语诗歌两方面比较,并以他多年的经验谈了自己的看法,我获益匪浅。现在我再说一点自己的看法。

据我学到的知识,各国诗歌引进到世界语,似乎只是形式和韵律的引进。所谓形式也就是诗段、诗行的长短和押韵的方式,比如日本的俳句hajko,是整齐的5,7,5音节,aba押韵方式,也可不押韵。其他欧洲国家引进的比如soneto(十四行诗),可分4,3,2个诗段,每段可分为4,4,3,3或4,4,6或8,6个诗行,音节数则可以是12,10,11,9,7个不等,但每首诗应该一致,前八行押韵是abba,abba,后六行压韵是ccd,eed。以上诗歌格律引进到世界语后,则统一采用世界语诗歌的音步,也就是西方语言普遍使用的音步。所谓音步,国际上采用的也不外乎如下几种:1、轻重格:一轻一重或二轻一重;2、重轻格:一重一轻或二轻一重。

对于诗歌格律我也只是初学,总体上感觉到,节奏和韵律是诗歌的精妙之所在,如果我们采用中国诗词原有的平仄节奏来填世界语诗句的音步,难免会有不协调和别扭的感觉,两种不同语系语言所写的诗歌难免不伦不类,缺失了诗歌节奏的美感。所以我的意见是:

用中国词牌的形式和押韵方法,走世界语诗的音步,把最好的中国词牌引进世界语诗的花圃。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12-24 22:53:54
Penseo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73
积分:4772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21日
5
 用支付宝给Penseo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Penseo

发贴心情

转贴之前的帖子(komencantino)

 Komencantino

我来谈点自己的看法:

在我填词的过程中,我发现音步的问题很难解决,一边要顾及中国词牌的格式,另一边要注意世界语诗歌的节奏,实难两全。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中国词牌的长短句形式,一会儿是奇数音节,一会是偶数音节,如“桂枝香”的词谱是 4,54,64,734,444 / 7,54,64,734,444 ,用一种音步来处理,事实上是不可能的,至少也应当是两种音步,如“抑扬”和“扬抑”交替使用。如果在词谱上像规定平仄那样规定“强弱”音节,不啻是给写作者再套上一重枷锁,带着双重脚镣跳舞了。在世界语的现代诗歌中也有不讲统一节奏的诗歌或根本就不顾节奏的,在 Esperanta Antologio 中也有选录,至少也说明对这种诗歌是认可的。

我觉得,目前中国词牌的创作正处于发展之势,不如让大家尽情创作,一个前提是要遵守词牌的形式和押韵的规定,仅此而已。况且,任何一个人都无权对词牌的节奏作出硬性的规定。我们设想,如果一个创作者有大量的作品,在自己的作品中有创立了一套固定的节奏模式,成为某种词牌的风格,后来者不断进行模仿,或许这种节奏模式会成为某种词牌填写的圭臬。

日本的俳句是5,7,5的格式容易套入世界语的音步,中国词牌也有部分完全是奇数音节的可以办到,如“忆江南”、“卜算子”、“长相思”、“捣练子”、“浣溪纱”、“江南春”、“南歌子”、“菩萨蛮”、“阮郎归”、“山花子”、“十六字令”、“天仙子”、“小重山”、“小梅花”、“潇湘神”、“忆王孙”、“渔歌子”、“渔家傲”、“虞美人”、“鹧鸪天”、“竹枝词”、“醉花间”等。这些词牌的节奏不用规定,自然就可以写成“抑扬”的节奏。如果按照ardo的想法和期望,这些中国词牌是最有希望进入世界语诗歌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12-24 22:54:59
ardo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52
积分:178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7月24日
6
 用支付宝给ardo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ardo

发贴心情

我的一贯主张是:cxinesko必须采用世界语诗歌格律所规定的音步(Ritmo),这是世界语单词读音特点所决定的。汉语词牌中的平仄节奏是汉语词句读音的特点所形成的,所以,我坚持我的观点。

至于在一首cxinesko中是采用jambo,trokeo,或者trokeoamfibrako的形式,那是作者自己的选择,不需要做硬性的规定。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12-27 12:08:52编辑过]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12-27 12:02:52
eto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5032
积分:33631
门派:绿色
注册:2006年7月8日
7
 用支付宝给eto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eto

发贴心情
hajko、robajo 等词牌也是不讲音步的,只求音节数相等。照国柱老师的说法,音步以每行为底线,在一个音步里来调整,这就比全诗统一一种音步更宽松。我自己在填词时,主观上尽量想办法采取统一节奏,但实在难以办到,如果要顾及韵脚,就很难适应音步,加之每行的音节数少(平均不到7个),即便就是在一行内进行调整也困难重重。我以为不作音步上的规定更有利于创作。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12-27 23:54:13

 7   7   1/1页      1    
网上贸易 创造奇迹! 阿里巴巴 Alibaba
Copyright ©2006 - 2018 Elerno.Cn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页面执行时间 02.10938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