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语学习  

词汇和语法篇

 

谈谈使用原文词典的好处

王 崇 芳


就我个人学习世界语数十年的体会,我认为使用原文词典至少有如下几点好处:

1)原文词典能帮助我们确切理解词义。我们现在通常使用的原文词典是《Plena Ilustrita Vortaro de Esperanto》(《世界语插图大词典》,简称PIV)或它的2002最新修订版《La Nova Plena Ilustrita Vortaro de Esperanto》(《新版世界语插图大词典》,NPIV)。这是国际上唯一通行的相对详尽的世界语原文词典。它是由各国世界语专家和学者数十人长期合作共同编成的一部巨著。旧版共1302页,新版1257页。主编是已故著名世界语学者法国人G. Waringhien。这部词典的前身是《Plena Vortaro de Esperanto》(《世界语原文大词典》,PV)。PV于1933年出版,出版后深受各国世界语者的欢迎。PIV出版于1970年,与PI相比,它不但收词多,篇幅大,而且释义更加确切、中肯,例句更加丰富,书后还加了插图,成了各国世界语者写作、翻译时的必不可少的案头工具书上。从1970年到21 世纪初,三十多年过去了。在这三十多年间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特别是电脑网络的出现,促使人类生活各个领域内发生革命性的变化,出现了大量的科技新词语。在此期间,出版了大量世界语新的原文和翻译作品,也出现了不少新词语和旧词语的新用法。NPIV的出版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产物。它收录了30多年来出现的这些新词新义,弥补了PIV的不足,同时也对旧版PIV不够完善之处作了修订。
我们通常有两本世汉词典可供使用。一本是张闳凡先生主编的《世界语汉语词典》,另一本是中国世界语出版社2000年出版的《世界语汉语新词典》。在一般情况下,如果我们所阅读的只是一些简易的世界语读物或者所进行只是简单世汉对译,我们使用这两本词典还能够应付。但是,如果我们阅读较难懂的世界语读物或进行较复杂的世汉翻译,只使用这两本词典就很不够了,有时甚至会产生一些理解上的差错。由于世汉两种语言习惯不同,世汉词典中的汉语对译词在很多情况下和世界语原词的词义并不完全等值。只靠世汉词典中的汉语译语是不可能全面理解世界语原词的词义的。例如在上述两本世汉词典中dubi这个词都被译为“怀疑”,而另一个词suspekti在这两本词典中也被译为“怀疑”,虽然在suspekti译语后面的括号内加注了“(某人犯有过错)”,但词典使用者还是不清楚这两个词在词义和用法上到底有什么差别。但如果查一下原文词典,我们就可以知道这两个词的确切的词义。dubi的词义是:“Ne esti certa pri la ekzisto, realeco aŭ vereco de io”(对某一事物的存在、现实性或真实性不能确定)或“Ne scii, heziti kredi, ĉu io okazos aŭ ne”(不知道或不能确信某事是否会发生);而suspekti的词义是“Sen pruvo certa inklini akuzi pri io”(在证据不确实的情况下倾向于认为某人有不良行为)。从这两个词的世界语释义来看,它们的词义是有明显差别的。知道了这个区别,当我们想要表达“我怀疑上帝是否存在”这个意思的时候,就会选用dubi: Mi dubas pri Dio. 而当我们要表达“我怀疑他犯有偷盗行为”这句话的时候,我们就会选用suspekti: Mi suspektas lin pri ŝtelo.
再如,汉语中的“机会”译成世界语可以用okazo或ŝanco表达。那么,这两个词的词义是不是完全相同,是不是可以互换使用?如果不同,有什么区别?只要我们查一下世界语原文词典,我们的疑问就迎刃而解了。请看PIV给这两个词的定义:
okazo: favora, helpa cirkonstanco, ebliganta fari ion
ŝanco: ebleco, probableco de sukceso
这个定义告诉我,okazo作“机会”讲时指一种便于行事的“有利时机”,而ŝanco作“机会”讲时指的是成功的“可能性”。知道了这个区别,我们在翻译下面这两个句子时,就可以在这两个词中正确选用一个恰当的词了:
我愿借此机会向你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Mi volus profiti de tiu ĉi okazo por esprimi al vi mian plej sinceran dankon.
他们有机会取胜。 Ili havos ŝancon atingi sukceson.
2)勤查原文词典可以丰富我们的知识,锻炼我们的思维能力并能迅速扩大我们的词汇量。词典是人类知识的宝库。原文词典与世汉词典不同:后者是用汉语对译词来释义的,而前者则是用对每一个词的概念下定义的办法来进行释义的。词典中的定义一般都非常严谨、周密,具有高度的科学性和逻辑性的。阅读和领会这些定义,并且形成概念,这实际上是我们在用大脑进行复杂的思维活动。所以,经常使用原文词典无疑会增长我们的知识和提高我们的思维能力。
例如,为了理解dubi这个词,在查阅过程中我们会遇到certa和realeco这两个词。如果我们对这两个词不熟悉,我们还可以继续在词典中查出它们的词义来。查阅原文词典从表面看似乎比查世汉词典费时费事,速度也比较慢,不如查世汉词典来得便捷。但实际上,只要我们坚持经常使用原文词典,经过一段时间后我们就会发现我们的查阅速度会有明显的提高,我们的词汇量扩大了,我们的理解能力也比过去提高了。所以,我劝朋友们一定要养成多查原文词典的习惯。
3)原文词典可以帮助我们学会构词造句。世界语中大多数词(如动词、副词、介词、代词等)的使用习惯都与汉语不同。世汉词典一般只注明它们的汉语释义,很少说明它们的具体用法,而原文词典不但说明它们的用法,例如词的适用范围、相互搭配、词义辨析等,而且还在每一个词义的项下列出许多从柴门霍夫和其他世界语名家的作品中收集来的典型例句,供词典使用者在写作和翻译时模仿使用。PIV和NPIV的一大优点是例句丰富。打开这两部词典,我们可以发现几乎每个词条下都附有例句,少则几个,多则十几个甚至几十个。我有这样的体会:对世界语学习者和使用者来说,生动具体的例句所起的作用往往胜过语法规则的讲解。在这个意义上说,教会我们用世界语说话和遣词造句的不是语法规则,而是这些生动具体的丰富例句。使用这样的原文词典,会使我们受益匪浅的。
但是,使用原文词典是不是就可以完全不用世汉词典了呢?世汉词典当然是要查的,对初学者尤其如此。即使当我们的世界语水平已经达到相当的高度,碰到诸如鸟兽草木之名和专科术语等,不查世汉词典我们就不知道它们的汉语对译名称(因为要看懂这类词语的原文释义是需要具备一定的专业知识的)。所以,我认为两种词典都需要,是不能完全相互代替的。一般来说,如果只需要了解词义,可以只查阅世汉词典;但如果碰到在用法上有疑难的词语或在翻译和写作过程中遇到遣词造句的困难时,就非查原文词典不可了。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