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reso pri la 10-a Ĉina Esperanto-Kongreso

 

新平台、新机遇、新梦想

 

——第十届全国世界语大会印象记

 

黄银宝


                            

一、全新的姿态——中华全协以新的姿态展现在会员面前

在第十届全国世界语大会上,中华全协邀请了前领导人陈昊苏继任会长,全协机关几名工作人员被委以重任,地方世界语积极分子首次担任协会副秘书长,成为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的领导班子成员,中华全协领导班子今后将可以通过他们听到地方会员的心声,这有利于我国世界语运动的发展。同时,大会还邀请冰岛驻华外交官参加会议并用世界语讲话,国际世协领导韩国世界语者李仲琦先生出席会议并做了演讲,中华全协(以我的理解实际上也就是目前的中国报道社)聘请的两名外籍雇员(一名日本世界语者,一名意大利世界语者)首次同时在全国世界语大会上亮相,充分体现了中华全协领导机关和国家外文局对世界语的重视,使中华全协以更加开放和包容的姿态展现在会员面前。

 

二、周到的安排——会议充分考虑到不同世界语者群体语言差异

大会充分考虑到了世界语活动积极分子和世界语应用积极分子群体的语言差异,在分组讨论时,特意安排了不同的分会场,让擅长应用世界语和想借会议机会提高口语水平的参会者完全用世界语讨论,既然参与了会议主题讨论,又享受了应用世界语的乐趣,让擅长做世界语宣传和世界语运动工作的积极分子可以用母语在有限的时间内充分讨论世界语发展问题,提出自己意见和建议。这样的安排,使外国朋友无需再抱怨说“我来中国不是为了听你们给我讲汉语的”。

16日(星期六)下午是第10届全国世界语大会分组讨论,除世界语考试外,共有世界语经贸讨论会、世界语铁路员工工作研讨会、世界语医学工作研讨会、世界语教育工作研讨会、世界语青年工作研讨会等5个方面的6个小组讨论会,其中世界语经贸讨论会分成两组进行。由于所有的讨论会基本上都在同一时间进行,参会人员只能选择最多一前一后两种讨论会。我全程参加了世界语经贸讨论会(第一组)的讨论,之后又参加了一大半的世界语青年工作研讨会。经贸讨论全程用世界语进行,没有一人讲句一汉语(包括初学者),青年研讨会用双语进行,如果有人用世界语或汉语发言时,主持人王珊珊马上做双向翻译。在会议期间,我用五分钟时间参加了世界语教育工作研讨会,在这五分钟里,主持人完全使用世界语主持,当第一位发言人用世界语介绍完毕,开始用汉语发言时,我有事离开了讨论会,后面的情况我不知道,另外,我用大概两分种时间走马观花式的参观了铁路员工研讨会,用一分种时间参观了医学研讨会,我看到这两个小组会议的主持人均用双语主持节目,后面的情况我不知道。世界语经贸第二讨论组的讨论会,由于时间有限,我未能前往。

对于大会期间周到的其他服务大家是有同感的,因无关主旨,无需赘述。

 

三、大雁南归——当年的世界语精英们老兵开始归队了

这次会议让我非常高兴的是,不少一二十年前年非常活跃的世界语精英们开始归队了,而且有的一回来就非常活跃。比如北京的、广西的、山西的、山东的、深圳的、云南的等等,这些老兵,是我国世界语运动不可或缺的一支重要力量。这说明,世界语已经在他们的心中扎下了根,他们并没有忘记世界语。记得西安世界语协会主席王天义在去枣庄的火车上提到西安世协的巴西世界语者Aldreno先生说过的一句话“Oni ne povas mallerni Esperanton, kiam ili ellernis ĝin”,这句话太精彩了,精彩到我无法用汉语准确地表达它的深刻含义。他们重新归队,正好印证了这句话。他们的归队,缘于他们对世界语的深厚感情,缘于他们对新一届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领导班子的新期待。我相信,还会有更多的世界语者会大雁南归。

 

四、大浪淘沙——中国世界语队伍的整体水平提高了

想当年,在世界语大会上,一旦有一两个流利的世界语者出现,大家都用非常吃惊和羡慕的眼光看待,如同众星捧月!而在这次大会期间,无论是在大会闭幕式还是在小组讨论上,特别是在王天义主持的世界语经贸讨论会上,没有人对与会者们用如同母语一般娴熟的世界语进行的讨论感觉有什么不正常,反而让我有点吃惊的是,一些从来不愿意讲世界语的老朋友也用世界语发了言,无论是新的初学者还是老的初学者都在讨论会上用世界语发了言。我在为主持人王天义高超的主持技巧叫好的同时,不得不称赞中华全协巧妙的会议安排。

在全国十大期间,当我们听到青年大学生们用流利的世界语与我们交谈或在小组讨论会上发言时,我的第一感受是,中国世界语队伍的整体水平提高了,透过他们,我看到了中国世界语运动的未来与希望。

大会第二天,小组讨论主持人向大会报告讨论情况时,刘明辉的汉语发言并未引起多大反响,反而是当他的世界语发言讲到最精彩处时,赢得了大家长久的掌声,这说明了什么?一是说明大部分人听懂了他的讲话,二是说明大家支持讲世界语,第三,更重要的是,这说明中国世界语队伍的整体水平提高了。

无论是新闻媒体还是在我们的世界语圈子里,有人说中国的世界语运动水平下降了,而我不这么认为。二十年前,几十万中国世界语人群中,大家围着仅有的那么几位流利的世界语者咨询世界语字母R卷舌音怎么发,而今天,一个小小的会议室,大家不再讨论发音问题,不再讨论语法问题,不再展示谁的绿星章绿星旗做的更精致,而是是用同一种语言在讨论(甚至争论)一个个更为严肃的问题,而是用世界语讨论如何将更多的中国商品推向世界,如何为国际世界语运动做出中国人应做的贡献。任何事物的数量很重要,但只有质量才能代表其层次与整体水平。现在,当我们向外人宣传世界语简单易学的特点时,不用再担心别人问自己世界语讲的如何,更不用说“世界语很好,但我工作忙没有时间学,还没有学好,也讲不好”这样的话了。通过这次大会,我发现有相当一部分世界语者其实可以大胆的告诉圈外人:你英语科班出身并且拿了什么六级八级证书,但你的英语不一定有我业余自学的世界语讲的流利。

大浪淘沙,该走的,迟早会走,不必为之惋惜,坚持在最后的,将是中国世界语界的中坚力量。

 

五、首开先河——首次在全国大会期间开展远程国际水平考试

10届全国世界语大会期间,共有20名世界语者参加了世界语国际水平考试(中国19名,韩国1名),考试由荷兰的Katalin Kováts远程指挥,国际世界语教师协会副主席、国际教师协会中国分会主席弓晓峰教授现场主持。这样规模的远程考试在国内还是首次,2010年我和弓晓峰等在海南组织为期一个月的世界语活动时Katalin Kováts组织过一次,但考生以国外人据多。本次考试的全部工作实际上由弓晓峰一人承担,她在考试前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考试时放弃了参与全国大会其他活动的机会。考试结果短期出不来,因为学员考卷是要发到欧洲打分评判的,但愿大家都能通过考试拿到证书。我相信今后会有更多的中国世界语者参加由中国分会组织的水平考试。

我至今搞不明白世界语国际水平考试与国内的英语水平考试的对应关系。建议中国教师分会将国际水平考试与国内的相关标准进行研究,将两者关联起来,建立一套与英语考级难易程度相当的世界语水平考试体系。一旦某个学校要教授世界语课,世界语教学人员就可以拿出确切的最终教学目标标准。国内的世界语者也可以通过考试,测试一下自己的世界语水平相当于英语几级。特别是教育部决定高考放弃英语,实施学生外语考级制度的这一关键时刻,制订与之相适应的中国世界语水平考级标准,在教育部的正式方案出台前拿出这一考试体系是非常迫切的一项重大任务。建议中国教师分会、中华全协或一些有世界语教师的大学就这一课题进行专题研究,争取获得省教育厅、国家教育部或国家外文局的立项支持。建议更多的世界语专家教授积极主动参与到这一重大工作中去。

 

六、重心东移——世界语运动的重心正在向国中转移

大会第一天,全体代表参加了由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和枣庄学院合作建立的中国世界语博物馆在山东省枣庄学院举行的揭幕仪式。该馆是国内首家世界语博物馆,也是亚洲目前最大的世界语博物馆。博物馆展陈面积为680平米,博物馆内分为办公区、服务区、展陈区、典藏区和研讨区等不同的功能区,其中展陈区分别为,序厅(建馆历程)、柴门霍夫厅、国际厅、中国厅、地方厅及特色馆六个厅馆,而特色馆则为侯志平藏品陈列馆和李士俊的纪念馆。另外还设计安装了直径1.8米的(内投)影像球及“聆听世界语”和“说出世界语”两个多媒体互动区,并在柴门霍夫厅安放了柴门霍夫雕像。在筹建的两年时间里,博物馆面向国内、外世界语界广泛征集世界语藏品,曾先后收到来自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世界语者的捐赠。现在博物馆馆藏量已达到2.6万余件。世界语博物馆自20135月试开馆以来,已接待了7000多位社会各界人士的参观访问,该馆的落成为世界语在国内的研究、发展和学术交流提供了有益的平台,也为世界语运动史学研究奠定了基础。正如国际世协执委韩国世界语者李仲琦在大会第二天的专题演讲中所讲,世界语运动的重心正在向东方、向亚洲、中国转移。

 

七、无私奉献——大会展示了中国世界语者的奉献精神

世界语博物馆的建立,感动了众多参会代表,大家纷纷拿出自己珍藏的世界语书籍和物品,捐献给世界语博物馆。冰岛驻华外交参赞在发言中表示,将把自己老父亲珍藏一生的所有世界语书籍和物品全部捐献给世界语博物馆。湖南省世界语协会会长刘铁山和副会长唐仁学分别捐款5000元和2000元用于支持博物馆建设。

2013年国际世界语协会共有中国个人会员112人(包括终身会员),其中大部分是通过各国家世界语者赞助的基金交纳会费的,中国会员的赞助经费主要来自日本和韩国。目前,中国经济水平提高了,国际世协希望将这一有限的基金用于资助弱小国家发展世界语,建议中国会员尽可能自己交纳会费。国际世界语协会领导、韩国世界语者李仲琦专程来中国参会大会,现场接收国际世协会员。通过他的宣传和演讲(演讲主题是aliĝu al UEA),在李威伦等世界语前辈的带动下,不少世界语者主动放弃国际世协的赞助,自己交纳了会费,不到两个小时间就有二三十名世界语者放弃了国际世协的资助,自费报名加入国际世界语协会,有些世界语者还一次交纳了几千元的终身会员的会费。一位老世界语者说:中国世界语者长期以来一直靠外国人的赞助,中国现在强大了,我们不能为国际世运做什么贡献,至少可以不给国际世运增加负担,让国际世协将有限的会员捐款用于更需要的地方。正如国际世协主席MART FETTES所说,不少人入会并不是为了从国际世协得到多少服务,而主要是想支持国际世界语运动。

大会周到的安排,热情的服务,高水准的文艺演出都是值得肯定的,大会的不足之处一是大会手册全汉语印刷,让外国朋友搞不清什么时间在什么地点进行什么内容,如果用双语印刷,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另一不足之处是仅仅安排一天半的会议,时间太短。但这一点我想大家是能够理解的,中华全协毕竟是国家外文局的一下属机构,精减压缩会议是中央的决定,政府机关要带头执行。下届大会将与国际铁路员工会议在昆明同时召开,这个国际会议是一周时间,在全国大会结束后,代表们可以继续参加这个国际会议。

借此机会,我给中华全协提出两点建议。一是对在华工作的国际友人进行表彰奖励。不少在中国工作的外国世界语者,为中国的世界语教学和世界语运动做出大量的工作,如美国的DENNIS KEEFFERONALD、意大利的JANO、西班牙AUGOST、巴西的ALDRENO、法国的MICHEL、还有目前在中国报道社工作的两位外籍雇员。DENNIS KEEFE JANO在海南、西安世界语教学中做出了突出贡献,建议全国世协在适当的时候给予表彰奖励。二是对自发组织的世界语活动给予积极的支持。如:刘晓晢创办的绿网、魏以达创建的世界语学习、张雪松创建的中国世界语网、刘建国创建的中国世界语学院网、崔家友创办的东北三省世界语网、妙慧创建的中国世界语佛学网、世界语佛学广播电台和西安世界语学习班、韦山创建的世界语网络教学班、赵承华创建的商务世界语网络学习班,都受到国内外世界语者的好评。支持方式可以是多种多样的,就某一项目发个奖状也是一种支持。我想特别提到的是妙慧先生,他本人根本不会考虑名与利,但他对世界语的贡献是世界语界人人杰知的。

第十届全国世界语大会的主题是“新平台、新机遇、新梦想”,正如大会主题所述,这次大会是既往开来的划时代意义的一次大会,中国的世界语运动将从此迈上一个新台阶,并将在国际世界语运动中做出重要贡献,总之,通过这次会议,我对中国世界语运动的未来充满信心。

                                                                                  (作者为甘肃省世界语协会会员、西安市世界语协会会员)

 

                                                                                                                                                                       欢迎加入国际世界语协会中国会员QQ群:103941270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