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语学习  

翻译研究


有准确的理解才有准确的表达

付 世 文

  有人认为,只要中文好,看得懂世界语的原文,搞世译汉就不成问题。其实,这种看法是错误的。凡已有两个步骤,以世译汉为例,首先是要看懂并透彻理解世界语原文所表达的意思,然后再用流畅的中文恰如其分的把原文的意思表达出来。要两点都兼顾,委实是十分困难的事情。但我们搞翻译的一个原则有时要忠实地复现出原文,这就不得不要求译者去努力达到理解和表达的统一这个目标。可是往往在我们的译文中会出现一些不统一的情况,其造成不统一的因素很多,如粗心大意、对原文理解不深不透等,我们不在此一一赘述。

  在这里我们只想讨论一下前些时候我所见到的一个句子,这个句子中就出现了不统一的情况:

  Miaj gepatroj ĝojis pro tio kvankam koncerne lernejajn atestojn ili opinias tute alie ol gepatroj ĝenerale faras: ne interesas ilin, ĉu atestoj estas bonaj aŭ ne; por ili pli gravas, ke mi estu sana, kondutu dece kaj estu gaja.            (La Mondo4/82p.22)

  译文是:我的双亲因此感到高兴,虽然对于学校的成绩,他们比平时有完全不同的看法;成绩好坏他们根本不感兴趣。他们更重视的是希望我身体健康,行为得体,心境快乐。

  如果我们初读过去,似乎会觉得“我的双亲”对学习成绩的看法有两种,一是平时的看法:只重分数;二是现在的看法:不太重分数,主要重视身体健康等。在细细咀嚼原文之后,我们才会发现,原来“我的双亲”只有一种看法,即不太重视分数而重视身体健康等。“我”的了好分数,他们也就更高兴了。

  那么译者的理解问什么会偏离原文呢?原因是译者对句中的两个gepatroj没有认真推敲,后一个gepatroj并非指“我的双亲”,而是别人的“双亲”。仅从语法角度出发,如果原作者将后一个gepatroj用来指“我的双亲”,他一定会用ili或重复miaj gepatroj,但原作者并没有这样用,甚至在gepatroj之前连冠词la也不用,这就必得引起译者的深思了。由于译者将后一个gepatroj理解为“我的双亲”,ĝenerale不好译,就牵强附会的译作“平时”,当然也就造成了表达上的不准确。

  再说faras又应该怎样来解释呢?如果是“平时”,即指“现在”的“以前”,faras就得用过去时faris。按这种理解原文就应该是:…ili opinias tute alie ol gepatroj ĝenerale opiniis (faris)。从这点上看,译文所表达的的确不是原文的意思。

  原文的大概意思是说:我的父母跟一般人的父母不同,他们对分数并不那么看重,他们看重的是身体、品行等。其中暗含的意思有:一般人的父母则是看重分数的。

  根据以上分析,我们可以将原文试译如下:

  我的父母因此感到高兴。对于学习成绩,他们跟一般人的父母亲的看法完全不同。成绩好坏他们并不感兴趣,他们要我身体健康、举止得体、精神愉快,他们认为这一点更为重要。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