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语学习  

翻译研究


谈谈翻译中的词义选择

吴  正

  在翻译中词义的选择是十分重要的,词义选择不当可能会造成译文句子的不通顺,有时还会使译文意思发生歧义而有悖于原文。所谓“锤炼词语”也就是指恰当的选择字眼,恰如其分的选用词义。搞写作的人谈“锤炼词语”,搞翻译的人也应该把“锤炼词语”放到一个重要的位置上。

  近年来,我国世界语界出版了不少的书籍,特别是出了好几种为指导初、中级学习者而编的对照读物,这个事实明显的说明,不管是全协也好,是地方协会也好,对初、中级学习者的辅导日趋重视,这是件大好的事情。可是,在这些出版物中,可能是因为应急的原因吧,有些疑问是比较粗糙的。最近我从一位友人手里读到一本对照读物,粗略一翻就发现了不少值得改进的地方。这里,我想摘取几个例子谈谈我们在文章开头提到的词义选择的问题。希望通过本文的讨论可以促一促搞翻译的一些同志在词义选择上认真一些,细致一些。

  在这本对照读物中有这么一个句子:

  Na, sinjoro Kuratov, vi ne diras la puran veron. 译文是:唔,库拉托夫先生,你没有说出纯粹的真理。

  译文中“真理”二字就是因为锤炼不够造成的。在《世界语插图大辞典》中,vero 的意思是 tio, kio estas konforma al la ekzistantaj faktoj, al la realaĵo (于既成事实相符的,与实际情况相符的东西),可见不一定是“真理”。这个句子在我们日常谈话中经常都能听到,不知道“真理”二字是否也常挂在谈话人的嘴边。“真理”二字显然不是我们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字眼,其意义固定,有一定的适用范围。这里当换为“真话”较好,所以译文可改作“唔,库拉托夫先生,您不是说的真话。”

  在这个对照本的另一个地方还有同样的错误:

  Mi dankas. Via komplimento diras la puran veron.(原译:我感谢,您的恭维话说出了纯粹的真理。)

  按上下文的意思,原译可改作“谢谢您。您将那些客套话完全符合实情。”

  另外,riĉa 的词义译者也没有仔细推敲,书中有好几个地方永乐riĉa,译者都局限在“富有”一义上。下面我们举出两例来分析:

  Vi estas malfeliĉa militkaptito, sed vi estas riĉa, riĉa homo. (原译:您虽然是个不幸的战俘,然而您却是个很富有的,富有的人。)

  “富有”在这里是选择不当的。前文中还谈到(因大战)“无家可归”,何来“富有”?恰,这句话是将“精神”的,并不涉及“物质”。当战俘的确是件令人不快的事,可是“您”并不在意,“您”的精神却并没有因当上战俘而颓丧。所以原译中的“富有”可改作“(精神上的)充实”,全句写成:您虽然是个不幸的战俘(:当战俘固然不幸),然而您却是个很充实的人(:然而您却是个思想十分充实的人)。另例Mi sentas min pli riĉa nun ol matene. (原译:我感到自己的思想比早晨要富有得多。)

  很显然,这个“富有”也应当换成“充实”才好,改译作:我感到自己现在的思想比早晨要充实得多。

  下面一个例子是对societo的误解,因为误解而错选了词义:

  La tuta societo promenas al la pordo de la parko. (原译:这整个团体向着公园门口漫步走去。)

  “整个团体”在“漫步”听起来够别扭的了。Societo 有“团体”的意思,使用在较正式的场合。在一般非正式场合可用“团体”这个字眼。在世界语读物中,societo用得较多,除用于“协会,团体”等意义外,还常见于“一群人”的意义,如:Lia parolado vekis ridegon ĉe la tabla societo. 这个句子无论如何也译不成“团体”,而要用“一群人”这个基本意义来译:“他的话引起满席人的大笑。”实际上,上例中的societo也是用于“一群人”这个意思的,可改译作:大家向着公园门口漫步走去。

  在词义选择中还需要注意译文中的逻辑意义,下面几例就是在逻辑意义上多少有点毛病的。我们仅举四例来说明:

1. La juna knabo longe silentas. (原译:年轻的男孩沉默了很久。)

从逻辑上讲,“孩子”都不可能上什么岁数,“年轻的男孩”看上去就显得画蛇添足。不能见了juna就一定要译成“年轻”,只能从“年轻”的意义上去引申,不然就拘泥于原文了。如这里一定要强调译出juna,是可用“小”足矣:“小男孩沉默良久。”你看,juna urso, juna plantido 不是都不可以译作“年轻的熊”、“年轻的苗”吗?具体情况作具体分析,也不能一概用“小”来译juna。我在一首诗中看到这样一个表现法:juna verdo kovras kampon ĉie,这里的juna verdo就应译成“新绿”了。

2. Per via sola kiso vi faris al ŝi komprenohavan fratinon por mi. (原译:用你这独自的亲吻,你使她成为我一个知心的姐姐了。)

什么叫“独自的亲吻”?逻辑上讲不通。其实,sola除了有“独自的”意义外,还有“唯一的”意思,完全可等于nura, ununura,即使说sola kiso只是“亲了一下”。在这里词义的选择当然就显得重要了,照词汇的基本意义死译的做法往往会造成读者阅读理解上的麻烦。原译似可改作:“你这么亲,她就成了我的知心姐姐了。”

3. Ni estas la praktikaj pacifistoj, kiuj ne nur deziras la pacon, sed laboras por ĝi. (原译:我们是实际的和平主义者,我们不仅愿望和平,而且还为它工作着。)

“实际的和平主义者”正跟“实际的世界语者”、“实际的马列主义者”一样,没有人这么说,也没有听人说过。查一查《现代汉语词典》,“实际”有三个意思:a. 客观存在的事物或情况;b. 实在的,具体的;c. 合乎事实的。可见,“实际”只能用于物,而不能用于人。在这个译句的下半部分(从kiuj开始到句子完)实际上是为praktikaj作的注解,即“不仅有和平的愿望,而且还为之工作”。所以,“实际的和平主义者”改译作“实干的(:注重实效的)和平主义者”。

4. En la revoluciaj tempoj estas hmoj, kiuj havas kaj havis diversajn kolorojn. Tian koloron, kian deziras la politiko de la tago. Ili estas kameleonoj. (原译:在这些大变动的时代里,人们有着并有过各种色彩,有当天的政治所要求的色彩,他们是些变色龙。)

La tago被译作“当天”,在逻辑上不同。La tago在这里已含有tiu tempo的意思,不是指每一具体的“天”,而是指一段具体的时间。所以la tago似应译作“当时”为好。

从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词义选择在翻译中的地位是很重要的,词义选择得不好就会直接影响整个句子的意思,而产生以辞害义的效果。如果造成读者对译文意思的误解,那当然应当归罪于译者了。总之,作为搞翻译的同志来讲,其任务是要把原文的意思忠实完整、准确恰当的用译文传达出来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