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语学习  

翻译研究


   华   丹

 

英语成灾肆虐泛滥 我们岂能噤若寒蝉

----世界语文学艺术竞赛(翻译类——世译汉——短文)项目评述

 

 

在首届中国世界语文学艺术竞赛中,短文世译汉项目是翻译一段短文,摘自国际世协(UEA)的刊物《ESPARANTO(世界语)2003年的3月号。

原文的作者,是著名的瑞士世界语学者克劳德·皮龙(Claude Piron),此公退休前曾在联合国作语言翻译,世界语著述颇丰,在国际世界语界被誉为是继卡贝(Kabe)之后的优秀世界语文体家之一。

原文副标题为:La angla kiel la unua lingvo en Svislando,主标题为:Ĉu realismo aŭ surventrismo? 世界语文学艺术竞赛摘用的是该文的最后一个部分。原文如下:

 

Klare, ekzistas vastaj kampoj de la socia vivo, kiujn la informiloj tute pretervidas.

Ĉu havas sencon, ke franc- kaj germanlingvaj svisoj interkomunikas en fuŝa angla post ses studjaroj, penante prononci sonojn, kiuj ekzistas nek en la franca nek en la germana(th, ktp), dum ili povus agrable dialogi en Esperanto post kelkaj monatoj?

Se, ĉie, oni diskonigus la realon, nome, ke el ĉiuj rimedoj uzataj por formoki “Babelon”, Esperanto estas tiu, kiu donas la plej bonajn rezultojn por la plej eta investo tempa, cerbostreĉa kaj mona, la lingva diverseco fariĝus tio, kio ĝi fundfunde estas: riĉo, ne malhelpilo.

Homo masoĥismas. Eble, por retrovi nian sanan prudenton, ni bezonos ke advokato lanĉu usonecan kolektivan plendon kontraŭ la ŝtatoj nome de ĉiuj, al kiuj ili trudis ŝviti super la anglan, dum ekzistis rimedo pli demokratia, pli kontentiga, pri kiu ili neglektis informi sian civitanaron.

En tempo kiam oni oferas tiom da dungoj al t.n. raciecigo, la miliardoj, kiujn sorbas la instruo de la angla, kaj la miloj da horoj, kiujn milionoj da junuloj ĉie en la mondo dediĉas al ĝi kun priplorindaj rezultoj, estas nekontestebla malobeo al la admono racie agi.

Se diri nenion pri la katastrofa kultura influo, kiun ĉie havas la disvastigo de la “broken English.”

 

(el artikolo <ĉu realismo aŭ surventrismo?> far de Claude Piron, aperigita sur la paĝo 31, numere februaro 2003 de revuo ESPERANTO )

 

此项目共收到五篇参赛的翻译稿。下面,我们对这些译稿试作一下对比分析。

对译文中有特色的部分,我们用下划线表示

对译文中可能理解有误的部分,我们用斜体标示。

 

第一段

原文:Klare, ekzistas vastaj kampoj de la socia vivo, kiujn la informiloj tute pretervidas.

译文一:社会生活各个领域广阔,清晰纷呈众媒体全然忽眼而过。

译文二:显而易见,某些报导在社会生活的广泛领域被完全忽视了

译文三:很清楚,媒体完全正在忽略着社会生活中存在着的一些领域。

译文四:社会生活领域是很广泛的,这个领域用信息工具是完全能预测到的

译文五:明显地,社会生活存在着广泛的领域。报刊杂志完全忽略了这些领域。

 

评述:

vastaj kampoj ----可译作“广阔的领域、许多方面”等,在这里似乎取后者更贴切些。

Klare,----是一个独立句分,可视作是“estas klare ke…”的简略形式。

本届竞赛评委,广州世协理事长张绍基先生为方便评判也作了一个翻译稿(以下简称补充译例A)

(笔者综合评述中较好的译法试作的译文在以下简称补充译例B

补充译例A很明显,社会生活的许多领域往往为传媒工具所忽视。

补充译例B很明显,众多媒体对社会生活的许多方面视而不见。

 

 

第二段

原文:Ĉu havas sencon, ke franc- kaj germanlingvaj svisoj interkomunikas en fuŝa angla post ses studjaroj, penante prononci sonojn, kiuj ekzistas nek en la franca nek en la germana(th, ktp), dum ili povus agrable dialogi en Esperanto post kelkaj monatoj?

 

译文一:你说有没有意思? :说法语和德语的瑞士人上了六年学之后用蹩脚的英语相互交往,使气卖力的发音既不是法语也不是德语。学了几个月世界语之后,他们却能愉快地用世界语文谈。

译文二:下面这则消息意味着什么呢?不少讲法语和德语的瑞士人,学了六年英语交流起来仍蹩里蹩脚的,然而,通过努力学习法语和德语等语言中都没有的发音,几个月后他们便能用世界语愉快地进行对话。

译文三:在完全可能愉快地只在几个月的学习之后用世界语来对话,讲法德双语的瑞士人还在六个学年的学习后用蹩脚的英语相互交往, 困难地发着既非法语也非德语的发音(象th等),这有意义吗?

译文四:不是有这样一种说法同是瑞士人,操法语的和操德语的要进行交流,不得不在坚持六年时间的英语学习之后,才能用既不是法语,又不是德语的蹩脚英语来谈话.(还有很多例子),但是假如是学习世界语不是只要个月之后就可以很轻松地交谈了吗?

译文五:有意义吗?学习了六年的会英语的瑞士人和会德语的瑞士人,相互间交谈还要用发音响亮,糟糕的英语。而既不懂法语又不懂德语的人,只需学习世界语六个月,相互间就能用它愉快地交谈。

 

 

评述:

Ĉu havas sencon, ke…---- 译文一将其译作“你说有没有意思?”妙译!笔法老道。在这一段中,译文一把握句意比较适当。

dum ili povus…----这里的dum是表示语义转折,近似于sed tamen 。另外, 这里的povus是假定式,要注意从语气上表示出来。

补充译例A操法语和德语的瑞士人学了六年后只能用蹩脚的英语交流,设法念那些在法语和德语都没有的音(th诸如此类);而本来他们只要学习几个月就可以融洽地用世界语对话的。这个实事难道没有意义,(不足以引起媒体的注意吗)?

补充译例B你说有没有意思? 母语为法语和德语的瑞士人,在学了六年英语后交谈起来还是磕磕吧吧,劳神费力地“th th th……”,使劲憋出那些在法语和德语中都没有的语音。但是他们如果学习世界语,只要几个月就能轻松愉快地对话了。

 

 

第三段

原文:Se, ĉie, oni diskonigus la realon, nome, ke el ĉiuj rimedoj uzataj por formoki "Babelon", Esperanto estas tiu, kiu donas la plej bonajn rezultojn por la plej eta investo tempa, cerbostreĉa kaj mona, la lingva diverseco fariĝus tio, kio ĝi fundfunde estas: riĉo, ne malhelpilo.

 

译文一:如若人们到处走走,体验一下现实,那就是,从出于为拂去“巴比伦塔”的嘲笑所使用的一切手段的现实,世界语得出的结论最佳:时间、精力和金钱的投入最小,语言的多样性,变成了明摆着的财富,而不是拦路虎。

译文二:如果,各地的人们广为传播此事,那么其一切宣传事实上都会被大家用于对“巴别塔”(语言混乱)现象的嘲弄。世界语就是这么一种语言:投入较少的时间、精力和金钱,获得最佳的学习效果,而该语言(造词上)的多样性使它完全变得丰富亦实用。

译文三:如果,在每个地方,人们广泛宣传,尽一切办法使人们摈弃嘲讽“巴比伦塔”这个事实,即,世界语就是那时间、精力和金钱投入最小,而能获得最好结果的语言它的多样性使得它完全成为:丰富的,没有障碍的。

译文四:这里,可以说如果大家都明白了这个道理,在所有的消除传说中“巴比伦”塔语言纷纭现象困惑的手段中,正是学习使用世界语才是最为有效的,在时间,精力,和金钱上投资最少的补救办法。语言多样性造成的结果说是,丰富多彩,不算是障碍,

译文五:假如,各地的人们都在宣传现实,即为了抛弃嘲笑“巴比尔塔”(《圣经》中所说的没有建成的通天塔),世界语是所有有用的语言中花时花脑花钱最少的一种语言。这种语言的多样性质使它彻底变为财富和有用的工具。

 

 

评述:

ĉie, oni diskonigus la realon, ----有一个现成的汉语成语可用,使……家喻户晓。

formoki ----这个世界语合成词似乎没有简单对应的汉语词,其词意似为:嘲笑着使……消失、消除。

la lingva diverseco----是指人类社会的语言多样性。

在这一段中,译文四除在个别地方语句组织不够通顺外,总体把握句意比较适当。

 

补充译例A如果人们广为传播这么一个事实----在所有用来消除"巴比伦"现象的方法之中,世界语是能够以最少的时间、脑力和金钱投资达到最佳效果的语言----那么语言的多样性最终带来的不是障碍,而是财富。

补充译例B在用于消除“巴比伦”现象的种种方法之中,世界语是能够让人们以最少的时间、精力和财力达到最佳效果的。如果,能让这样的事实家喻户晓,那么,语言的多样性就完全不会成为阻碍,而是一种财富。(说明:为了使译文语句通顺,译者可适当调整语序。)

 

 

第四段

原文:Homo masoĥismas. Eble, por retrovi nian sanan prudenton, ni bezonos ke advokato lanĉu usonecan kolektivan plendon kontraŭ la ŝtatoj nome de ĉiuj, al kiuj ili trudis ŝviti super la anglan, dum ekzistis rimedo pli demokratia, pli kontentiga, pri kiu ili neglektis informi sian civitanaron.

 

译文一:人得了一种怪癖症。为了找回我们正常的理智,也许我们必需求助于公正,对政府发起“美国式”的集体控诉,大家面对面,控告他们强制看重英语,对于既有的,更符民意,更满人意的措施,他们漠然视之,不周知于本国人民。

译文二:显而易见,可人类总爱自讨苦吃。或许,为了重新找回我们健全的理性,我们需要律师推荐美国式的全体控告,以那些被迫在英语上吃尽苦头的人们的名义,指控政府对业已存在的更加民主,更令人满意的语言形式漠不关心,不屑于告诉自己的国民。

译文三:人们对英语就象受虐狂一样。为了找回我们健全的理智,可能,我们或许需要律师提起对美国化的集体控告,罪名是众多国家过多地强加地让我们把精力花费在英语上,及忽略了告知他们的公众,或许尚存有更民主的,更令人满意的方法。

译文四:那么人际沟通到底就成了折磨了,也许为了寻找我们的合理性,我们需要为这一种做法辨解,将泛美国家的理念强加给主要是那些忽视向她们的臣民传递信息的国家有好处,

译文五:人患有受虐色情狂。也许,为了找回我们健康的理智,我们需要律师推行美国性质的集体申述,来反对所有名义上的国家。在存在更民主更令人满意的方法期间,这些国家忽略了把它告诉给他们的国民,而在英语上强加辛劳。

 

评述:

Homo masoĥismas---对这一句五个人有五种译法。以译文三把握得最好。添加了“英语”两字,整个句意就通了。这就是翻译中适当增删的译技活用。对原文来说,这“英语”一词是字面所无,意中所有的。

por retrovi nian sanan prudenton,---- 对这一句中的nian,不要简单地译作“我们”。联系上下文,将其译作“人们”可能更符合原文作者的原意,并可使译文句意通顺。

advokato lanĉu----是“请律师提出”。这里的lanĉu不应译作“推荐”。

la ŝtatoj----注意这里是复数的,指“那些国家政府”,而不是指国家。人们可以起诉一个政府,却无法起诉一个国家。

ili trudis ŝviti super la anglan----直译:他们强迫人们汗流浃背学习英语。似指一些国家政府为了推行英语而使人们困顿不堪地学习它。

在这一段中,译文一和译文三对句意的把握较好。

 

补充译例A人是有受虐待狂的倾向的。也许,为了找回我们的健康理性,我们需要聘请律师向那些国家提出美国式的集体起诉,控告他们强迫大众苦学英语,并且向大众隐瞒了如下的事实:有一种更民主、更令人满意的手段可资采用。

补充译例B有的人对英语就像受虐狂一样。或许,为了恢复人们的理智,我们需要聘请律师,以所有被迫经受英语折磨的人们的名义,提出美国式的集体控告。控告那些国家政府强迫人们在英语学用上洒汗耗血,控告他们对业已存在的更为民主,更合民意的语言途径视若罔闻,控告他们不屑于让自己的国民知道这些有益的信息。

说明:为使句意通畅,将“nome de ĉiuj, al kiuj ili trudis ŝviti super la anglan,的句意拆分在两个地方使用,即:

以所有被迫经受英语折磨的人们的名义。

控告那些国家政府强迫人们在英语学用上洒汗耗血

 

 

第五段

原文:En tempo kiam oni oferas tiom da dungoj al t.n. raciecigo, la miliardoj, kiujn sorbas la instruo de la angla, kaj la miloj da horoj, kiujn milionoj da junuloj ĉie en la mondo dediĉas al ĝi kun priplorindaj rezultoj, estas nekontestebla malobeo al la admono racie agi.

 

译文一:长期雇养那么一大批人,花费数以亿计的金钱搞所谓的合理化英语教学;世界各地数百万青年为之献出千千万万小时的光阴,带来的是令人心痛的果实。这是违背“依理而动”箴言的,无可争辩的事实。

译文二:在当今时代,人们将那么多职业提供给几十亿所谓理智的接受过英语教育的人们,并且,提供成千上万个小时,给世界各地的几百万年轻人,致力于结果令人沮丧的英语学习。无庸置疑,这是对教导所行要合乎理性的违背。

译文三:在人们对所谓合理做法正在煞费苦心地游说时,英语的教学正在吸纳着亿万的人,上百万的世界各地的年青人伴随着令人伤心的结果,仍在数千小时的学习它,为它耗费着精力。这合理地行动是无可辩解地会被对所劝告背道而驰的,

译文四:有人提出有这么多的附庸者趋向这个理念,世界上成千上万的人在接受英语文化的影响,那些国家无数青年人成年累月学习英语,得到的却是令人悲泣的效果

译文五:那个时期,当人们牺牲了那么多的雇佣给所谓的合理性的时候,英语的教导吸取了亿万的钞票。世界各地的青年人为之付出了数千小时,结果确实令人伤心的。这,是对合理教导行为的违背。

 

评述:

tempo----时间,时期,时代。在这里似可译作时代。

oni oferas tiom da dungoj al t.n. raciecigo----直译:“为了所谓的合理性雇用了那么多……”。其中,t.n. raciecigo应是指“英语的所谓合理性”。而oferas tiom da dungoj可意译为“投入了大量的人力”。

la miliardoj, kiujn sorbas la instruo de la angla ----英语教学耗费了亿万钱财。

la admono racie agi----直译似为:依理而动的教导。但联系前面的t.n. raciecigo英语的所谓合理性”,此处似应理解成:关于英语扩展的合理性的教导。

注意,这一个大句子中的关键词是la miliardoj(主语) kaj la miloj da horoj(主语)estas (谓语系动词)malobeo(表语)抓住了这个主干,就好分析理解整个句意了。

 

补充译例A在我们这个时代,人们花费大量的人力资源凡事追求合理;而我们却花费数以十亿计的金钱用于英语教学,让世界各地的青年花费无数的时间用于结果令人沮丧的英语学习,这难道不是彻头彻尾地违背了唯合理而行的教诲吗!

补充译例B在这个时代,人们为所谓合理的英语投入了那么多的人力,英语教学吞噬掉亿万资金,世界各地千千万万青年人成年累月地为之耗费了无数的光阴,结果却令人伤心沮丧。这些事实,无可辩驳地对所谓英语横行的合理性做出了反证

 

 

第六段

原文:Se diri nenion pri la katastrofa kultura influo, kiun ĉie havas la disvastigo de la broken English.

 

译文一:不说也罢,这种“破产英语”文化,正泛滥成灾

译文二:倘若,人们对这种具有灾难性后果的文化影响保持沉默,那么“蹩脚英语”就会到处泛滥成灾。

译文三:如果对到处广泛传播的“蹩脚英语”之灾难性的文化影响还什么也不说的话。

译文四:更不用说是到处推广“蹩脚英语”造成的文化影响的崩溃,而要奉劝他们作出改变却是白费口舌

译文五:如果,对各地“破碎英语”的推广而引起的这种灾难性教育的影响,说,没有什么。

 

 

评述:

在这一句中的难点就是这个“SE,一般情况下,它都是作为从属连词(subjunkcio)用于引领一个条件从句,但在这里,却看不到另有主句。这就要了解“SE”的另一个用法:作为并列连词(konjunkcio)表示愿望。

Se diri nenion pri……  ---- 直译:如果能对……一声不吭多好啊!意译:能对……一声不吭吗?

译文一将此句译作:不说也罢,这种“破产英语”文化,正泛滥成灾。其中的“不说也罢”语气甚妙,亦为佳译。

 

补充译例A如果我们面对因"蹩脚英语"的泛滥而带来的灾难性文化交流默不作声的话……

补充译例B“蹩脚英语”的文化影响正在泛滥成灾,我们能对其一声不吭吗。

 

 

关于标题:

原文标题为:Ĉu realismo aŭ surventrismo?

虽然所有的参赛稿都翻译了标题。但在这一次竞赛中,标题的翻译没有被列入评判的范围。

标题中有一个词surventrismo,等于sur-ventr-ism-o

2003年春季出版的法国世界语刊物“INFORMILO”中,登有关于sur-ventr-ism-o的词意解释:

kebekianoj nomas à-plat-ventrisme (rampemo, ventrokuŝemo,adorkliniĝemo) la inklinon ĉiam cedi al la angla lingvo.

(大意)魁北客地区的人把喜欢爬行、喜欢趴在地上、喜欢拜倒的(往往与英语有关的)倾向称之为à-plat-ventrisme

à-plat-ventrisme是法语。克劳德·皮龙先生是仿照法语组合出的世界语词sur-ventr-ism-o

由此,原文标题Ĉu realismo aŭ surventrismo?似可译作:

补充译例A承认现实还是屈从潮流?

补充译例B现实主义还是卑恭屈膝?

 

下面,是尽量综合上述分析中的较好译法做出的一个参考译例:

 

很明显,众多媒体对社会生活的许多方面都视而不见。

你说有没有意思? 母语为法语和德语的瑞士人,在学了六年英语后,交谈起来还是磕磕吧吧,劳神费力地“th th th……”,使劲憋出那些在法语和德语中都没有的语音。但是他们如果学习世界语,只要几个月就能轻松愉快地对话了。

在可用于消除“巴比伦”现象的种种方法中,世界语是能够让人们以最少的时间、精力和财力达到最佳效果的。如果,能让这样的事实处处家喻户晓,那么,语言的多样性就完全不会成为阻碍,而会是一种财富。

有的人对英语就像受虐狂一样。或许,为了恢复人们的理智,我们需要聘请律师,以所有被迫经受英语折磨的人们的名义,提出美国式的集体控告。控告那些国家政府逼迫人们在英语学习上洒汗耗血,控告他们对业已存在的更为民主,更合民意的语言途径无动于衷,控告他们对本应让自己国民知道的有益信息漠不关心。

在这个时代,人们为所谓合理的英语投入了那么多的人力,英语教学吞噬掉亿万资金,世界各地千千万万青年人成年累月地为之耗费了无数的光阴,结果却令人沮丧不已。这些事实,无可辩驳地对所谓英语横行的合理性做出了反证。

“蹩脚英语”的文化影响正在成灾泛滥,我们对其岂能噤若寒蝉。

 

 

摘自克劳德·皮龙(Claude Piron)的文章“现实主义还是卑恭屈膝?  《世界语》杂志20032月号第31

                                                 返回目录